157201172.jpg      1572011725-3808489596.jpg

 

......我們已完全看不出曾是參加那場慶典的女孩了:那時我們把身體和臉龐塗成金色,在月光下轉圈號叫。那些女孩已經不在了,以各異其趣的方式死去。
 
外頭有人甩上厚重門板,把我們嚇得跳起來。我發現她跟我一樣緊張。鏡中的我們終於四目相接,無聲地提出太過龐大──太過危險──無法說出口的問題。
 
怎麼會這樣?
 
我們怎麼會走到這一步?
 
會如何結束?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