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jpg

 

《她們》於二○○二年動筆,二○○七年完成,期間九易其稿。這是一部眾生相式的小說,時間跨度從上世紀五○年代到本世紀初。那時我二十多歲,野心滿滿,渴望寫大作品。於是有了這麼一部眾生相式的小說,以上海為藍圖,講述了上世紀五○年代至本世紀初的市井男女故事。其間有世事流變,有對不測之命運的歎息,也有泥沙俱下的欲望,以及被欲望拖入深淵的人性。

《她們》是激憤之作,也是冒犯之作。今日的我,對其中的尖銳略覺陌生。一晃十多年,我已步入嚴謹緩慢的中年階段。開始關注死亡問題,學會了審視自己也試圖把人性放到更整全的秩序中去考量。人性是「愛與黑暗的故事」(奧茲),是「既有愛也有汙穢淒苦」(沙林傑)。倘若今日來寫作《她們》,我可能不會任由人性跌入絕望之中。這是反省,但並非否定。我仍然喜愛《她們》,對它沒有任何遺憾。也希望臺灣的讀者喜歡這部作品。

------by 作者,<序言>

 


他喜歡旁觀這個世界。當他自己走進去時,世界就不完美了。

 

 

 


任曉雯(任晓雯) 的《她們 (她们)》,洗鍊的文字和綿密的故事架構,一人牽出另一人的故事,不同年代人訴說著不同時代的變換,560頁的故事細細一字一字讀來,既不悶也不會太八卦,聽別人的故事,總是安全一點。特別是像作者任曉雯那樣會說故事的人的眼中世界。

 


我同意書中錢保佑的這一句~~「他喜歡旁觀這個世界。當他自己走進去時,世界就不完美了。」和我想法完全相同,所以我習慣躲在書中故事裡,安靜旁觀世界,而太厲害的作者如任曉雯,總能帶我去到一個原先根本想像不出的奇幻境地,走一遭,看一回,然後回到自己的世界裡來,覺得世界太驚奇。相同感覺也出現她另一本也是五顆星的長篇小說《好人宋沒用》中。

(https://fangkuo0917.pixnet.net/blog/post/44358157     TinaRay讀 任曉雯 的《好人宋沒用》)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