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1.jpg

 

慈悲?慈悲的問題不是他們關心的重點,法院的存在,不是為了慈悲的思維。懊悔?「我很樂意以我的生命換回對方一命」,休伊曾經這麼對我說過。但這些上訴法官對於懊悔或是悔罪卻漠不關心,他們有興趣的是法律......

我告訴自己,這正是他們覺得刺激有趣的地方,法律專業中的細節與特點。

 


我們有法律,當然,也有正義,但兩者不可混為一談,好的法律未必能保證實現正義;同樣的,正義得以伸張,可能是源於惡法,這兩者未必一致,但如果法律與正義「雙雙」與你作對------讓你陷於危殆之中呢?......

 

 

 


詹姆斯.麥克奈許(James McNeish) 的《創傷迷宮 (The Crime Of Huey Dunstan)》說是一本法庭小說也可以,由成為被告證人的盲眼老心理學家契斯尼為主述者,展開本書的故事。

 


為何要為被告當證人,是因為受到辯護律師學生的請託,因為辯護策略是要主訴被告的殺人是因為幼年時被性侵所留下的陰影,才導致在神智清醒的狀況下,殺害另一名外表和當年性侵被告的老人。

 


喜歡法庭小說或是對法律有興趣的讀者,應該會喜歡這本書。在被告一審被判「故意殺人罪」之後,辯護律師不滿意這個罪名,另而提出被告是「義憤殺人罪」;不熟悉法律的讀者可能不會理解,同樣是殺人,而且被害人也死了,被告同樣要服相當時間的刑罰,律師為什麼要一心一意堅持是「義憤殺人罪」呢?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