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9.jpg

 

請給我一個說法,一個形容詞,讓我在描述自己家庭的時候,多數人都能毫不遲疑地理解我。

 


如果要用「一個說法」形容光小姐的父母,我想應該是「毒親」吧。假使父母並沒有暴力虐童,也沒有放棄養育責任,甚至乍看之下中規中矩,但私底下卻對孩子採取含有毒性的言行,不就是「毒親」嗎?

 

 

 


姬野 薰子(姫野 カオルコ)的《謎樣的毒親(謎の毒親)》,偶然上網時看到這本書的書名與簡介,我想,是了,就是它了,這本書一定能說出某一部分我所有曾經想說、卻至今無法對人言說的故事。身為「毒親」生下的孩子,沒有舌頭,不知道如何求救,這一生註定過得比別人辛苦,偶然出聲還會被「毒親」的親友認為這是個會毀謗父母的不孝子。

 


孝子,如何定義?我不知道,但是曾在很最近聽過母親的英國好友親口說,英國人認為,一個孩子長大最能榮耀家族的方式就是,離家遠走,獨自在遙遠陌生的異鄉,打拼出自己一番事業,最好還能建立家庭,開枝散葉。我聽到時很無語,內心卻衝擊非常大,同樣是父母對子女的期待,為什麼,那樣兩極?

 


讀姬野 薰子的《謎樣的毒親》,我盡量不帶仇恨地以第三人角度與書中的「我」光世並行,和她一樣只是單純用一種偵探的眼光,想從諸多謎團裡理出個頭緒。請給我們一個說法,只要,一個說法,就,可以了。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