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89864502431_bc.jpg

 

女性的生育負擔,一直沒有得到應有的尊重與重視。女人的命運受子宮拖累,生育之榮辱,性事之愁苦,而且子宮又是一個疾病高發之地,像一顆定時炸彈隨時會奪去女人的生命。子宮像重軛卡在女性的脖子上,她們缺乏必要的關注,缺乏更多的溫暖。尤其是過往幾十年中,對於她們的身體和精神所經歷的創傷,甚至都沒獲得得言語的撫慰。

by      作者, <她們是另一個維度的我------盛可以談「我為什麼寫這本書?」>

 

 

 


內地女性華文作家盛可以在2019年發表的《子宫》,經過一番GOOGLE才曉得,故事並不簡單,內地將這本書命名為《息壤》,以更文藝的方式命名。

 


盛可以最近完成了自己命名的“子宫三部曲”,分别是《锦灰》《息壤》《女佣》。《锦灰》已经由台湾联经出版社出版,《女佣》将于2019年推出。第二部《息壤》原名《子宫》,人民文学出版社编辑樊晓哲建议更名为《息壤》,(《收获》杂志2018年第5期同名刊发),意蕴颇深。

如果说“子宫”直截了当,本身就带有某种突出的个性化叛逆意味,那么,与中国古老的传说紧密相关的“息壤”二字,就因了其本身的象征性而拥有了更加开阔同时也更具弹性的理解与阐释空间。

所谓“息壤”,来自于中国古代大禹治水的神话传说。据《山海经·海内经》记载:“洪水滔天,鲧窃帝之息壤以堙洪水,不待帝命,帝令祝融杀鲧于羽郊。鲧腹生禹,帝乃命禹卒布土以定九州岛。”晋郭璞《山海经注》:“息壤者,言土自长息无限,故可以塞洪水也。”

by        王春林,《收获》

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19/0108/c404030-30510239.html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