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忘了世界還是愛著你.jpg

 

待在醫院令人難以承受,儘管等待著醫護人員與各項檢查告訴我們結果,未來卻沒有絲毫確定感。我們多出許多時間去思考和權衡生命中的一切。工作時,期待著周末到來,希望星期一到星期五都可以不必去上班。但是待在醫院無所事事的時間裡,卻只能夠茫然看著一切,無盡等待,胡思亂想與憂心忡忡,一心只想著要回到過去幾個星期,那些身體無恙,未來在眼前開展的日子。

 

 

 


溫蒂.蜜雪兒(Wendy Mitchell) & 安娜.沃頓(Anna Wharton) 的《即使忘了全世界,還是愛著你:第一本從失智母親視角,寫給自己、兒女、人生的生命之書(Somebody I Used to Know)》,基本上是由主角溫蒂.蜜雪兒(Wendy Mitchell)描述自己罹患早發性失智症的過程,安娜.沃頓(Anna Wharton)則擔任類似編輯或記憶庫的角色,協助溫蒂.蜜雪兒在罹患失智症的狀況下完成這本書。

 


關於失智症的故事,無論是虛構或真實記錄,我都已經讀上好幾本了。我讀過失智症母親不知如何面臨子女也可能罹患相同病症風險的難過,也讀過只專注於記載失智症患者每天生活點滴的類日記,幾乎每一本都是描述失智症父母如何與子女共同度過未來難關的記事。

 


但有兩點我一直很好奇。所有寫作者都只記錄了失智症的前段,沒有人寫出罹患失智症到後段的真實狀況------「即使忘了全世界,還是愛著你」,是一句現實狀況中非常不負責任話,真的失智症到後期,不要說情緒起伏亂七八糟,病人連生活自理的能力都沒有,照顧者在日日煎熬中度過,會突然不相信「即使忘了全世界,還是愛著你」這句話,或者說,這句話很無用,它只是空白地安慰一些不願面對現實的人。照顧重度失智症的病人一段時間之後,你會寧可這個世界沒有自己或者沒有病人的存在。那個世界裡每一分每一秒都痛苦難熬。

 


另外有一點我很好奇的,在相關閱讀過的書籍裡,「早發性失智症」病患不在少數,年齡約五、六十歲之間,依照現代社會高齡化的現象,這些病人的父母有可能是尚在生存狀態中的,不過,好像沒有書籍安排過這個橋段,坊間能讀到的都是雙親已經去世,只能說明自己如何和疾病對抗,或者是子女觀察和體會失智症雙親的描述------但是有沒有一種可能是沒被書寫過,或是我沒機會閱讀的呢?------年邁父母如何看待小自己二、三十歲的子女,罹患早發性失智症的過程。這種狀態理論上會存在的,但是卻沒有看過這樣的書籍,總難免想像特別多。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