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9-19 惡母_封面.jpg        Image 1.jpg       637069844429575000.jpg

 

園長僵硬的聲音越飄越遠。

那時候,奈江想著自己到底該怎麼做才對?怎麼做才是正確的決定?

不過當時並沒有任何答案,即使到了現在也依舊茫然。

這一連串的事件,就發生在兩年前的秋天。

 

 

 


可憐的奈江,茫然依舊,從兩年前起,一直到故事的現在。漫長的十多年中,對於所有故意的惡意或無心的惡意,她完全無招架之力,更無從預防或逃避,只能苦苦煎熬等待,等待著不幸被霸凌的事件,一次又一次降臨在她身上。

 


如果要歸類春口 裕子的《惡母(悪母)》,我會毫不猶豫地將之歸類為心理驚悚小說,因為整本書除了最後的真相大白以外,其他全是家有一女的奈江每日生活的痛苦無助和步步驚心。甚至讀到最後一頁的最後一字,內心跟著劇情惴惴不安的我還是在懷疑,事情真有對方說得那樣單純嗎?結局真的是表面上讀到的 Happy Ending?或者這又是不幸的奈江另一次掉入陷阱的開始?

 


所有對於人跟人之間應該有的基本相互信賴感,會在讀完春口 裕子的《惡母》之後,蕩然無存。不懂呀,好入戲的讀者如我,真的不能理解「媽媽友」的世界,這個互助團體(?)之所以一直被存在著,究竟是種相互幫助?還是一種無形傷害的競爭?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