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7.jpg

 

當真正要分離時,人們總是不把分離說出口。

當時的我們,沒有說出能夠以粗體字標示的名言,也沒有發生能讓人按「讚」的美麗插曲。有的只是一個「沒有辦法通往任何地方」的結局。

我跟她之間是沒有答案的,她只在我的心中留下了疑問,接著便消失得無影無蹤。

什麼是永恆?為什麼想要遠行?心愛的人是什麼意思?

這些疑問無法獲得淨化,如今依然如同幽靈一般潛藏在我的體內。

 

 

 


一本閱讀後感覺很像三十年前讀完《聽風的歌》的悸動 、但感想又更立體一些的迷人好書。

 


燃殼(燃え殻)的《我們都無法成為大人(ボクたちはみんな大人になれなかった)》,書中四十三歲的主角「我」,以現在為立足點,從搖遠的過去,透過一年一年往前回想的旅程,曾經的曾經,自己做了什麼?又是什麼原因讓當時的自己做出那樣的舉措?還有最重要的,為什麼讓當年深愛之人就此離開,卻連挽留的動作都沒有?

 


書名說是《我們都無法成為大人》,其實不是的;當你開始想著「大人」的議題時,孩子氣的自己會被現實消滅或被迫隱藏;當你開始想著「大人」的議題時,追想青春卻又留不住的心情,從害怕失去青春,乃至被生活磨練到忘記青春曾經存在的重要性;當你開始想著「大人」的議題時,你已然走在成為大人的路上了。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