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1.jpg

 

我是南韓社會中的異鄉人脫北者,也是在異性戀社會中的性少數群體,也就是同性戀……

這就是我真正的面貌,在這個社會接受我之前,我是否能夠接受並愛自己呢?一股恐懼感湧上心頭,與賭上性命穿越休戰線時的膽戰心驚相較之下,性別認同又是另外一種心理層面的恐懼。雖然害怕,但還是要活下去,既然已經降臨到這個世界上,而且我也已經無處可去了,所以無論如何我都要活下去,這就是我非活下去不可的理由。

 

 

 


張英進(장영진)的《脫北者.男同志(붉은 넥타이)》,是一本真實的自傳而非小說。由總是飢荒的童年說起,一直到進入軍隊,因病除役,回到老家與只過一面的女性結婚。 婚後他逐漸發現自己的性取向與一般人不同,又覺得對不起妻子,同時又興起「逃離北韓」到南韓生活的想法,於是想法化成行動,張英進在經過一連串不可思議的冒險後,終於抵達南韓,成為人們口中的「脫北者」。

 


「脫北」成功,象徵自己在某一種國籍身分上的改變,而在南韓自由風氣下能自由閱讀時,作者張英進讀到關於同性戀的文章,文章中對於同性戀的諸多正向描寫,讓他選擇在中年出櫃,這同時,他也取得了對自己性別身分上的肯定。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