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etImage.jpg

 

你說以後我們三個人中不論誰先死,死後每年都要在這個日子裡,到月湖等候其他兩個人。聚齊了,我們再痛飲一回。
 
那天我們都覺得你的建議很荒唐,你說的是「死後」,而不是「以後」。我們既不知道別人的,也不知道自己的死期,死後的世界對活著的人來說是一片無解的未知。現在我們終於明白了,你才是我們中間的智者。你已經預見到隨著天皇的「玉音播送」,我們將很快各奔東西,我們今後的生活軌跡,也許永遠不會再有交集。活人是無法掌控自己的日子的,而死人則不然。靈魂不再受時間空間和突發事件的限制,靈魂的世界沒有邊界。千山萬水十年百年的距離,對靈魂來說,都不過是一念之間。
 
那天夜裡,我們一邊喝酒,一邊相互擊掌握手,在嬉笑之間接受了劉兆虎的建議。當時我們都覺得那個日子還很遙遠,我們不可能完全認真。戰爭已經結束,和平已把死亡推到了它本該待的位置,那個位置離我們都還有幾步路。雖然我是三人中間歲數最大的,那年,我也不過才三十九歲。

 

 

 

 

當年意外成為好友的三個人,美國籍牧師比利、美軍伊恩、中國少年劉兆虎,因著抗日戰爭的緣故,結交成為摯友,三人對同一個女孩兒阿燕分別有好感,卻因為戰爭或文化或種種意想不到的因素,三位男性有愛,卻無法當面對阿燕表明。阿燕曾經被日軍性侵蹂躪,原本她視此事為羞恥,牧師比利教會她忘掉過去,一切向前看,在當時那樣男尊女卑的中國農村社會裡,˙阿燕重新站了起來,成為一位勇敢堅強的女性。

 


故事中,牧師比利、美軍伊恩、中國少年劉兆虎能再相遇共同聊天,出自三人生前一次立誓中~~

你說以後我們三個人中不論誰先死,死後每年都要在這個日子裡,到月湖等候其他兩個人。聚齊了,我們再痛飲一回。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