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1.jpg

 

我還清楚地記得一九八九年一月七日早晨的情景。

......

幾個小時後,當年的官房長官小淵惠三對著電視鏡頭,拿張紙牌宣告:新的年號是平成。

平成????

第一反應就是不習慣。如果當天舉行民意調查或國民投票的話,相信很多人都投了反對票,因為就是不習慣。然而,我等老百姓對年號一級的國家大事,根本沒有話語權。年號是早幾年開始,日本政府委託東京大學等的幾位漢學泰斗提出候補名單;最後於天皇去世當天,再召開專家會議,所推薦的新年號案,由當時的竹下登首相以及眾參議院正副議長予以同意,正式決定的。平成兩個字,取自中國古代《史記》中的「內平外成」和《書經》中的「地平天成」。可見,當日本人需要正統這回事,能依靠的就只有中國古典。

by   作者,<序------給即將來臨的新時代>

 

 

 


仔細想想,從1987年到現在的2019 年由明仁天皇在位的「平成時代」,原來不只作者新井 一二三要開始感嘆或懷念,連身在台灣的標準哈日族的我,也不知不覺在哈日過程中,走完了一整個平成時代。閱讀新井 一二三 的《再見平成時代》,感觸更多。

 


不算該算短或長的33年平成年間,我記得人生中第一次日本行是在1993年,之後有數不清次數的小區域旅行,由南至北,看心情有時跟團有時自助,無論哪一種都玩得很開心,還曾連續三年去了三趟京都,只為了走遍那些無數的奇妙神社。平成時代對我來說,我是在平成時代期間長大、然後也變老的。雖非日本人,但也有相當多的珍貴回憶。最近一次日本旅行是2018年十月,似乎就是這本《再見平成時代》的出版時間,想來人生中有許多巧合是令人愉快的。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