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10.jpg

 

我記得我媽得了乳癌時,我不想說錯話,我想幫忙,但我想除非有同樣的經歷,否則很難真正瞭解。

 

 

 


除非有同樣的經歷,否則很難真正瞭解。

 


當感性的書被理性地閱讀時,會激盪出怎樣意料之外的火花呢?讀路克.艾諾特 (Luke Allnutt)的《如果天空知道(We Own the Sky)》,當然能讀到濃濃的夫妻之情和親子之愛,只是我開始感覺,自己在閱讀與癌症有關的議題時,沒有感性,只有理性。

 


一邊讀著故事前段,我想著,標靶藥物呢?當傑克第二次被診斷出腦癌復發時,為什麼醫師提供的選項沒有標靶藥物這一項呢?標靶藥物當然不是靈藥,但是確實有一定比例可以發揮效用,背景2014年的英國不可能醫藥狀況落後至此,可是就連故事中的父親羅伯搜尋和參與的癌友網站「希望之地」的發文中,也幾乎沒有提到標靶治療。不得不說,我真的覺得挺奇怪的。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