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111.jpg

 

 

所以,A子和B子在所有方面都完全相反,但奇怪的是,兩個人很合得來。她們除了是同事以外,還是室友,兩個人應該相互取長補短……不,很難這麼說,可能是她們都在對方身上尋求自己缺乏的部分。總之,今天她們也一起開心地住在鹿兒島。

 

 

 


並非不知道這是作家1989年,30年前的舊作出版繁體中譯本,一直不感到特別在意年代久遠;一來是即將有一趟搭飛機的長途旅行,想比較一下三十年前的日本國內線和三十年後的台灣國際線,在有關航空和空服員之間有何差別;二來是將書中解謎的空姐搭檔直接取名為A子和B子,不知怎的,就很想看看AB相搭,會迸出怎樣的火花。

 


東野 圭吾的《空中殺人現場(殺人現場は雲の上)》書中七個短篇,由空姐A子和B子個性互補的雙姝一同解謎,很看得出是三十年前作品的痕跡;好比當時不管是日本或台灣的國內或國際線都可以抽菸,像我這種完全拒二手菸的人,位置附近有人抽菸就異常痛苦;又好比我記得當時國內線還有台南到台北的班機,在從商了之後出於需要,我曾經把台北到台南飛機航線當公車搭,每天來回,一共坐了整整一周6天;我也記得畢業工作後因為壓力太大而罹患憂鬱症,每次搭飛機我都在想,讓飛機掉下去吧,這種人生我過得好累。

 


累是前面,想不到辭掉工作後長期照顧生病的母親更累。我好像一離開學校不當學生,就很容易感到累(笑)。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