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1.jpg

 

然而,我的情況,因為那個事件太異常突出了,因此對記憶的連續性稍微產生障礙,以致「那時候」和「現在」分隔開來。老實說,我不願意想起「那時候」,想把那封印起來的心情。

不過到了六十六歲的現在,不可能忘記二十多歲自己的事,還有寫出那體驗的四十多歲的自己,說得誇張一點就像原罪般的東西。即便就算忘記,夜裡一個人獨處時「那時候的自己」也會忽然出現,注視「現在的自己」,我不得不去面對。 

by  作者,2010年10月,<三個時間>

 

 

 


猛一回首,才發現被青春的自己打死,寫著後記<三個時間>的作家或剛閱讀完川本 三郎《我愛過的那個時代:當時,我們以為可以改變世界 (マイ・バック・ページ : ある60年代の物語)》的我,都那樣不堪一擊。我們以為自己愛過那個時代,也許其實我們更不想回首那個時代。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