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1.jpg

 

他大膽開始猜想接下來會失去哪個部分。直覺和腦袋一致同意:
 
你的另一隻手。
 
他放聲大哭,左手更用力敲打琴鍵,趁著還做得到的時候。腦海中的旋律沒了,現在只聽得到琴槌、毛氈、琴弦、聲帶所產生的真實顫動,少了右手音符感覺如同死亡,如同失去真愛,有如一段苦澀戀情告終,或一場離婚。
 
感覺就像他的離婚。他把左手高高舉離琴鍵,躊躇著,嘎然停止於第一樂章正要進入漸強之前,一顆心怦怦在肩膀跳動,在突然的寂靜、未完成的曲子、被打斷的人生中跳動。他把左手彎曲成拳,重重敲擊琴鍵,用盡全身可得的力氣,彷彿在街頭鬥毆,一面哭泣著,心碎、被背叛的感覺再次淹沒他。

 

 

 

 

自從2010年被《我想念我自己 (Still Alice)》深深感動之後,我一直不缺席地追蹤莉莎.潔諾娃 (Lisa Genova ) 的作品,但是每追一本,士氣就又低落一次------經過長達十年以上,莉莎.潔諾娃已經是位相當會寫故事的高手,在書中的文字越來越優雅,故事架構越來越引人入勝,但,那我所謂的「閱讀士氣低落」又是怎麼一回事?

 


莉莎.潔諾娃 (Lisa Genova ) 的《當最後一個音符輕柔落下 (Every Note Played)》與過去的作品幾乎一模一樣的架構,先是主角罹患了罕見的神經元疾病,偏偏又都是無法可逆的疾病,於是讀者要看著故事中人因為生病而日漸意志消沉,失去生活能力也讓故事除了主角外,還有另一個主照護者的主角,另外還有許多熱心幫助照護病人的配角。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