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3P3srWw4L__SX331_BO1,204,203,200_.jpg

 

過度擁護青少年、犯罪者的人權,難道整體社會不會忽視了必須守護的真正「人權」嗎?

整體社會必須最先守護的,到底是誰呢?

應該是過普通、平凡生活的一般人才對。

包含不懂得懷疑別人的淳在內,還有努力不造成其他人困擾、每天都拼命生活的所有人。

若是忽視了這最重要的根本,那麼整體社會的價值觀不會因此扭曲嗎?

 

 

 


土師 守 (Mindy McGinnis) 的《淳:一個被害者父親的真實告白 (淳)》,作者本人發展稍微遲緩的次子淳在某天傍晚失蹤了,留給當時在家的母親最後一句話是~~我去爺爺奶奶家玩囉。這一去就不再回,連祖父母都沒有看到淳的前往。

 


經過了幾天的搜索和調查,找到了淳的遺體,也找到殺害淳的兇手,兇手是淳的朋友的哥哥;少年有沒有說出殺害淳的原因,少年的父母師長有沒有在管教少年時用心盡力。其實無論說再多,淳的家人永遠無法彌補失去愛子的心痛,也無論當時日本法律給了少年怎樣的制裁,我猜淳的父母也一定都不滿意。

 


人,身處於國家之內,國家有義務保護人民各項權利,使用的是並非人人皆滿意或同意的現行法律。各個國家對法律的基本出發不一樣,人民對法律的期待也不同,因此奉公守法如淳的親人者,完全無法接受因為兇手是少年所以可以輕判這件事。------說不一定惹上麻煩的少年父母也不能接受這個審判結果,說不一定他們也希望兒子一死了之,以免日後更自己家族帶來更大蒙羞。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