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11959173.jpg

 

臨死之前,我到底會想什麼?

即使對一般人而言很愚蠢的問題,在醫院這個封閉的空間內,卻可以感受到一種真實感。人從誕生的這一刻就開始走向死亡。雖然平時人們都刻意遺忘這個簡單的事實,但在這裡,卻使人不得不意識到這件事。無論進行多麼完善的治療,都只是暫時的拖延而已。即使病人可以自己走出醫院,終有一天,會再度走回醫院,最後,再也無法靠自己的雙腳走出醫院。只是不知道那一天到底是現在,五年後,十年後,還是數十年後。......

 

 

 


話說從頭,是因為一年前買下了本多 孝好的《dele刪除(dele ディーリー)》,我犯的錯誤是,以為作者是女性,所以對於這本書的閱讀一直停留在20幾頁處,感覺哪裡怪怪的,嗅不到女性作家特有的筆觸。後來想到一個辦法,先將作者過去的書找來看,這樣就會習慣作者的寫作文風,可能比較容易閱讀《dele刪除(dele ディーリー)》。然後,第一個震驚是~~作者本多 孝好原來是男性呀。

 


第一本閱讀的是原著2004年的《深夜前的五分鐘(真夜中の五分前,side-A+side-B)》,相當好看,出版社稱作者是「村上春樹之再來」,我毫無疑問百分百贊成。既然這麼好看,當然要繼續追一下作者以前出版過的中譯作品,於是有了手邊這本原著2002年的《最後時光 (MOMENT)》。
 

 

說時間會帶給人們一些什麼,用閱讀兩本本多 孝好品中,確實如此。2004年的《深夜前的五分鐘》文筆優美,故事感人且頗具巧思,是一本五顆星的抒情作品,但回到兩年前的《最後時光 (MOMENT)》,不知道,總感覺故事中雖然也有安排些小巧思,但放得不流暢,時不時主角間會出現冷笑話,導致任何人讀來,都會確定是出自男作家之手,故事中感情流動既不細膩也不複雜,有種直面對決的粗糙。這時候還感受不到「村上春樹之再來」的任何聯想。時間果然應該流動過去,作家才有更多時間面對書寫。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