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906 (2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1211959173.jpg

 

臨死之前,我到底會想什麼?

即使對一般人而言很愚蠢的問題,在醫院這個封閉的空間內,卻可以感受到一種真實感。人從誕生的這一刻就開始走向死亡。雖然平時人們都刻意遺忘這個簡單的事實,但在這裡,卻使人不得不意識到這件事。無論進行多麼完善的治療,都只是暫時的拖延而已。即使病人可以自己走出醫院,終有一天,會再度走回醫院,最後,再也無法靠自己的雙腳走出醫院。只是不知道那一天到底是現在,五年後,十年後,還是數十年後。......

 

 

 


話說從頭,是因為一年前買下了本多 孝好的《dele刪除(dele ディーリー)》,我犯的錯誤是,以為作者是女性,所以對於這本書的閱讀一直停留在20幾頁處,感覺哪裡怪怪的,嗅不到女性作家特有的筆觸。後來想到一個辦法,先將作者過去的書找來看,這樣就會習慣作者的寫作文風,可能比較容易閱讀《dele刪除(dele ディーリー)》。然後,第一個震驚是~~作者本多 孝好原來是男性呀。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C7ѽ%C9%C7ѳ%AA%B4%C2%C7ϴ%C3%C0%BB%BA%B8%BEҴ%D9.jpg

 

改編自李碧華同名小說的電影【霸王別姬】(Farewell My Concubine)最原始上映年份是1993年,並在當時拿下許多世界級電影獎項的肯定。2018年,以數位修復版本於台灣重新上映,做為上映25週年紀念。

 


陳凱歌執導,張國榮、張豐毅、鞏俐主演的電影。藉著歷史背景的進程,故事由民國初年說起。母親將幼年的的程蝶衣(張國榮飾演)送入京劇班子學戲,由於天生的臉蛋清秀,骨架小巧,小程蝶衣開始學習女旦角色,通過一次又一次對【思凡】這齣戲劇中的唸詞,他強迫著把自己由「男兒郎」變成「女嬌娥」。

 


這次的改變,不只是對於唱曲唸詞的改變,同時也潛意識中改變了程蝶衣的自我性別認同,他成為男扮的女伶,除了擅長與師哥段小樓搭配演出【霸王別姬】中的虞姬,也擅長【貴妃醉酒】和其他女性裝扮的京劇與崑曲。

 


說是自我性別身分的重新認同也好,說是單純的戲瘋子也罷,總之,程蝶衣將自己唱入每齣戲劇當中的女主角,也因此對專門演出男主角的師哥程小樓(張豐毅飾演)產生出愛慕的情愫。不只愛慕,程甚至在段小樓與酒女菊仙(鞏俐飾演)成親之前或之後,都公開地不給菊仙面子,處處為難。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Image 1.jpg

 

不過,壞的事情不會永遠都是壞的喔。......換言之,好的事情也不會持續長久呢。

 

 

 


真的只是那樣外表看起來很普通鄉下小村,人們在這裡生活,也許遇見好事也許遇見壞事,而窪 美澄的《不中用的我仰望天空 (ふがいない僕は空を見た)》想告訴讀者的可能是~~無論現在如在順境或逆境,人生總要過下去,只要一直往盡可能善良的那個方向,壞消息一定會平息,然後過去,被其他人遺忘,卻在當事者心上留下疤痕------再也不椎心刺骨地痛了,只有偶爾想起時的淡淡惆悵。

 


書名取作《不中用的我仰望天空 (ふがいない僕は空を見た)》,在承認自己是「不中用的我」時,內心一定有某個程度的不甘心和對自己的失望吧。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