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90510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Image 2.jpg

 

五十好幾了,孔子說的「知天命」,應該不包括知道自己適不適合結婚,適合什麼樣的對象,能不能白首偕老。

我十八歲確知自己是同志,但卅年轉眼過去了,卻還是不知道何謂「同性伴侶」。

......

此外我在意的還有經濟獨立,無不良嗜好或生活癖性,以及誠實。

此外,如果你的「粗獷雄性」魅力來自於良好持久的運動習慣,低沉醇厚的嗓音,整潔範圍內的不修邊幅,還有迷人自在的個性─我尤其喜歡一個英文形容:big heart.

這些也都加很多分。

------   by  作者,<代序 / 我的徵婚啟事>

 

 

 


最近我的閱讀好像有懷舊風的現象出現(笑),關於詩人陳克華的初次閱讀,也是在中學時代迷上的,最先接觸的是《我撿到一顆頭顱》這本詩集,(忘了為什麼) 後來還在大二的【都市社會學】中,這本書被列為參考書目。(到底是為什麼啊?苦笑)

 


總之,閱讀二三十年前曾經讀過的作家作品,從僅有少少的記憶中,彷彿看見很年輕的自己,也讀到又經過了許多年的作者,那種感覺很奇妙。文字的接觸是好的,因為實體世界的我無法承受這樣的事情。我對交朋友這件事看得很淡,已經幾乎沒有也不想有那種所謂「年少時」的朋友了。用文字去追憶過往,也許衝撞性不那麼大,只會覺得~~喔,原來作家和自己都已經又再走過二三十個年頭了。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我很重視小說的形式,當年素素的自述,是由幼漸長的敘事;下半卷則轉由妍妍自述,她們不是孿生姊妹,不應該相同,當然也不能完全不同吧。我更不想重覆過去的寫法。我想,《織巢》也是可以獨立成卷的。在妹妹的敘述裡,我嘗試插入姐姐和母親各自的敘述,這是話分三頭。......如今電腦打字,用書本的形式,我可以還原本來的構想,加上接到遠親的來信,分別用四種字體表現,清楚地讓當事人自己發聲;發聲,並不一定要唱對臺,而可以是有自己的說法,又互相補充。      By   作者,<序>

 

 

 


突然想起,上一次閱讀西西,時間應該落在1985年前後、我讀國中時期的《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後來......就好像沒有後來了,一直要等到三十多年以後這本《織巢》的閱讀。

 


《織巢》一書以妹妹、大十二歲的姐姐、和母親的三條敘事支線,三個人在同一個時空裡生活,卻因為身分不同,關注的事物不同,因此三個人的陳述,由點、至線、成面,讀者讀到一般市民眼中的香港歷史,從遙遠的1940年代一直寫到1970年代。

 


西西的《織巢》,不知是故意還是怎樣,無論是家中三人任一人的角度敘事,文字很淺顯易懂,到最後會讓人忍不住想,年紀即便是成人了,敘述怎麼如還如孩童語調般,以簡單的口語型式說故事。感覺上只是在敘述生活,沒有太多所謂文學上的優雅或巧法。小人物用小人物的方式說話,呈現故事。但很奇怪,不知是不是因為書寫中加入了活生生的歷史過程為故事背景,雖然用字遣詞近乎輕小說的這本書,仍然可以被直接歸類在純文學中。

 


這樣的寫作技巧很巧妙。讀著讀著,不知不覺中也順利讀完了。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