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12020.jpg

 

「敗類什麼的也無所謂吧,我們只要能活著就好了。」我說。

 

 

 


會在這個部落格閱讀的書友們,應該都差不多了解我的閱讀方向,我是幾乎不讀所謂「經典文學」的。一來是,有一部分的經典在少年時代的「志文出版」閱讀過了,不想再回頭看;再來是,「經典」一詞對我而言壓力太大,只不過是閱讀,我寧可輕輕鬆鬆讀,又不是還要讀書考試的孩子,連讀文學作品都要有所謂對與錯,真是莫名其妙 (笑!)

 


這次會誤入日本經典作家太宰 治的文學世界,其實是一個算不上美麗的錯誤,只能說我自己太懶,只在網路書局看到有《生而為人,我很抱歉》這樣的書名,啊,好適合我,簡直是我如果是位作家會想寫的作品書名,於是想也沒多想就買下來了。

 


等書寄到家拆開一看,才知道這本書全名是:《生而為人,我很抱歉:太宰治經典小說選》,重點是後面的「經典小說選」,而非書名的「生而為人,我很抱歉」------拿到書以前,我一直以為這是一個小說故事名,或者是圍繞著這個題目的頹廢尋死派散文。

 


結果都不是,《生而為人,我很抱歉:太宰治經典小說選》選了戰後太宰 治的作品,1947年短篇小說《維榮的妻子(ヴィヨンの妻)》,1947年中篇小說《斜陽(斜陽)》和1948年作家的代表作《人間失格(人間失格)》和書末作家坂口安吾寫的<太宰治情死考(代跋)> 。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