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4.jpg

 

 

說真的,我不知道。只是每當有人去世,我們便會認為做什麼都晚了,一切都晚了──更不用說等他了,我們只能將他刪除。我們對於親友也是這樣,儘管更難接受。,連最瑣碎的小事也是,哪怕一個普通的電話或者一句傻傻的問話(「我的車鑰匙掉在這裡嗎?」「今天孩子們幾點出門?」),不必抱任何希望了。無望就是無望了。事實上這很難理解,因為這意味的是肯定,雖然違反我們的本性:肯定某人不再來,不再說話,不再走動──哪怕靠近或者遠離一步,不再凝視我們,目光不再轉動。我不知道我們如何承受,如何從中恢復。我不知道當時光流逝,讓我們遠離了他們──他們早已靜止在那一刻,但我們是如何忘記的?

 


我們哀悼他們,無論走在大街上還是待在家裡,他們的形象總在我們腦海縈繞,很長一段時間,我們以為自己永遠不會習慣。但是從一開始──從他們離我們而去那一刻起──我們就知道,不應該再指望他們了......

 

 

 


哈維爾.馬利亞斯 (Javier Marías) 的《如此盲目的愛(Los enamoramientos)》果然是文學大師的作品,書中讀既讀文學,又更像對於「死亡」哲學上了好幾個鐘頭的討論課程。故事雖然很簡單,是講述關於一個出版社女編輯如何意外認識男友,和她對幾乎算是外遇的男友的愛情紀事;但除去簡單的A愛B、B卻愛C之類的愛情互動以外,這本書幾乎有9成的書寫,也許是不同兩人間的對談,也許是主角人物的內心思考,都哲學化得不得了。坦白說,這非常是我的菜,但我用去三天時間才讀完。

 


因為書中絕大部分的書寫,以近乎哲學討論的方式居多,特別是書中討論的議題繞著「死亡」------他人之死,自己之死,對談人之死;死亡有過去式、現在式、現在進行式、和未來式;亡者可能是你、我、她,也可能是單數或複數。

 


是以,我在閱讀《如此盲目的愛》時,一直感覺,出版社女編輯對故事男主角固然是一種「盲目的愛」,又或者如西文原文書名《Los enamoramientos》=癡迷,甚或如英文版書名的《The Infatuations》=迷戀,雖然故事主架構是繞著這樣型態的愛情在走沒錯,但在那少少的風花雪月、談情說愛以外,這本書更適合當教授「死亡」議題時的參考書。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