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1.jpg

 

......決定劇本的兩大主線應該是社會所知的無差別殺人類型的兩種,一是不確定原因但已經發生(李曉明有誠戲院槍擊事件),律師與家屬在尋找真相的過程;另一條主線是罹患精神疾病的病患與家屬的困境(應思聰家族)。   By  呂蒔媛,<寫劇本是每天跟自己打仗的工作>

 

 

 


是實體世界的朋友都知道,我很少看電視,看來看去就是內地的宮鬥劇或是韓國古裝劇------我特別不愛看現代劇,因為知道描寫現實的戲劇誇張了人生,也知道戲劇寫不出真正的人生。那些大悲大喜,大愛大恨,都是騙人的,將現代戲劇減減減,連三減,看能不能不要那麼矯情誇大,比較接近現實一點。

 


這本呂蒔媛、公共電視的《《我們與惡的距離》創作全集見:完整十劇本&幕後導讀訪談記事》的閱讀,其實是這一個多月來,不斷在臉書發現自己哪個現實生活的朋友,又或者是網路上認識的非現實(?)書友一直在談論《我們與惡的距離》的完結篇。所有人都是盛讚,這部戲太精緻了,這部戲太完美了,這部戲將現實中的OO議題討論得太好了。

 


我不可能再回去追劇,所以買了劇本書來看,也許文字映像畫能帶來的衝擊是更大的,但單純讀文字我以為可以有更多思考空間,至少我的想像不會受演出演員限制,想像中很多背景也應該與電視製作的不同吧。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