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1.jpg

 

母親驟逝,父親也緊接在後仙逝了。我在毫無「父母親終究會死」自覺的情況下過了五十二個年頭,因此母親驟逝之時,我才會那般慌張與狼狽。慌張狼狽之際,我還得立刻接手照顧父親的工作,我與大嫂絞盡腦汁,同時力求旁人的協助,一切好不容易塵埃落定,父親卻也走了。

對我來說,「雙親的老去與死去」接踵而至,這四個月來,我彷彿走在鋼索上,每一天都過得戰戰競競。四個月的時間何其短促,因此送走父親之後,我就打算記錄下父母親的老去與死去,作為自我整頓的功課。

不過,寫了一小段之後,我冒出了一個想法,希望分享自家的經驗,給那些同樣遭逢親人過世、或是有親人即將死亡的人。之所以會這麼想,是因為我發現這世上有許許多多不依賴他人、認真努力照護父母親的人,同時也有不少人因為送走親人的哀痛無處紓解,只能將心封印起來,繼續蹣跚前行。

 

 

 


我發現這世上有許許多多不依賴他人、認真努力照護父母親的人,同時也有不少人因為送走親人的哀痛無處紓解,只能將心封印起來,繼續蹣跚前行。


前前後後都被寫中了,於是讀了。認真努力的結果是將心封印,我這趟人生究竟是來被當傭人對待的嗎?對於雙親雖說愛恨交織,但我心底知道,恨始終大過於愛,你們並沒有給我太多,卻要求我太早就去面對許多困難。於我而言,這不公平。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