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2.jpg       Image 4.jpg

 

在一次次的見面當中,「暫時不想見到她」的心情變成了「永遠不想再見到她」,柚季害怕在路上不期而遇,甚至不敢出門。她希望夕香從她眼前消失。她想要思考的時間。

她開始害怕與人相處。她再也無法坦然說出自己的心情了。

 

 

 


善於應付人情世故的母親,臨走前交代過一句話,對於之後我可能面對類似繼承那樣的人情世故,她只要求我一定要照顧好某位父系家族中令人敬佩、且對我們母女這一生恩惠極大的一位叔公,除叔公外,我不必繼承她其他的人情世故,想斷就斷,要斷就斷,父家母家的親朋好友都可以隨時斷了聯絡,沒打緊。她不希望我像以前的她一樣,老是覺得承受太多人情壓力,她希望因她的病情被困了將近十年的我,可以開始擁有自由。

 


於是這段放生了我的話,讓我對感覺「暫時不想見到 她/他」的心情變成了「永遠不想再見到 她/他」而斷了聯絡的親朋好友,每年以倍速成長地------我不想再委屈自己應付不想應付的人,索性直接了當告訴對方,請不要再和我聯絡了。ㄟ我真的變得清心得多,微初老的50歲女性,我終於有了前所未有的自由感。

 

 

 


回顧這漫長走過的時光,雖然也有寥寥可數幾位真心喜愛的親友,但可能因為個性孤僻使然,我非常討厭面對人與人間無謂的交際應酬。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