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書封  
  

 

有時候我們會想,如果所有發生的事中只要有一件不曾發生,現在的結局是否不同?

 

 

 


讀完厚厚一本雪兒.史翠德 (Cheryl Strayed ) 的《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一千一百哩太平洋屋脊步道尋回的人生》(Wild: From Lost to Found on the Pacific Crest Trail),中間有時想對著書頁當場大哭,有時又忍俊不住笑出聲來,就像人生,喜怒哀樂通通都有------當然,因為它正是一本紀錄作者雪兒.史翠德過往某一段人生回憶的書,帶笑帶淚,皆屬正常。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