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憶冰封的島嶼 (ps. 其實本書的封底也相當有創意......)

 

 

最近在聯合報副刊,偷偷上演著一場筆戰,內容是有關於小說與散文,虛構與真實。( 至今為止五篇筆戰文章,本部落格將會在10月20日轉載,有興趣的朋友屆時可以讀一讀 )




我以為人生和文學都一樣,虛虛實實,實實虛虛,經常因為不同人站在不同角度觀看、或是不同人站在同一角度觀看、甚或同一人在不同時間觀看,那一切就虛實不定了。就連1+1=2的絕對數學公式,都可能透過小謎語的方式讓它變成1+1=1,人生和文學都不是打造或組裝手機的零件,正是因為充滿虛幻不定,才讓這些平凡的日子變得多姿多彩,不是嗎?








法國梅第西獎(Prix Medicis)最佳外文小說獎(2010)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