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parenting.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43845

  • 作者:王淑芬
  • 2012-10

任教國中的好友轉述著班上一位男生,粗枝大葉,愛說無厘頭笑話、小猴子般好動,偶而作業忘了寫,還有萬般讓人哭笑不得的理由。某日老師提醒,隔日是慶生會,同學要記得帶卡片贈送當月壽星哦。第二日,他帶來大袋香味誘人鯛魚燒,還捧在胸前呵護著,怕熱騰騰美味散失。同學恍然大悟,因為大家都知道那是班上的資優生女孩最愛的零食。原來,這小潑猴般男生,粗枝大葉底下,珍藏著一朵玫瑰。他的細膩心思,輕輕擺放在心儀女孩身上;同學不無調侃笑聲中,他勇敢的落實了自己的一絲愛慕。


愛啊,不論幾歲的愛,都有她美麗的展現姿態。可以是慶生會的一袋甜點,也可以是一輩子的虔誠,守護著誰知道得或不得的愛。


《地圖女孩‧鯨魚男孩》是一本小說,當年出版後,讀者追問我是否能為它寫續集。等到《地圖女孩‧鯨魚男孩:十年後》出版後,還是有讀者見面後,帶點疑惑笑問:「所以,還有第三集,是吧?」我微笑搖頭。愛是說不完的,我懂。但寫完這兩本小說,也就完成了一道人生課題。轉頭向已遠去的那些愛、那些不捨,青春愛戀,當時種種,已鑄在歲月最美的那一頁,夠了。


身為作者,有時會收到讀者來信。在我所有著作中,接到的信函,最讓我揪心的便是《地圖女孩‧鯨魚男孩》的讀者來函,因為每一封,都伴隨著最溫柔的心跳,讀者與我分享他們的愛,他們的不被愛或不敢愛。展讀著信,像目睹著他們的心思,敏感到令人心疼。我幫不了什麼忙,只是聆聽;我猜他們也只是想找個人說說。因為這兩本書,正巧接近他們的心事音頻。

 

 


天下雜誌為《地圖女孩‧鯨魚男孩》,舉辦了讀者試閱活動。我帶著這樣的感謝一一拜讀,每篇感言各有不同面向的心情交會,若要概括,我會說:真好,我們與愛同在。


比如「簡單‧幸福‧愛─TinaRay的書房」劈頭便問自己:「四十歲可以為一段發生在十四歲的濃濃的友誼加上青澀的戀情而感動嗎?四十歲可以為一場即將可能發生於二十四歲久別重逢的戀人身上的戀曲有所期待嗎?」我彷彿見到年輕時的TinaRay,也有過懵懂純愛,到頭來,如TinaRay寫的:「懂了愛,懂了愛情有美好也有不堪。然後記住所有愛的美好與代價。」我連連點頭,是是是。最後,TinaRay還幫續集試想了四種可能,果然,讀者總會忍不住猜想「他們後來怎麼了」。


而「蚊子吸血閣」寫到「掩卷之後心滿意足的淚眼盈眶」,我想我懂這裡說的「心滿意足」。到頭來,生命中的每一次愛,不論淚或笑,都是路過的絕美風景;我見過,願已足。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