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中的高醫醫社系在八樓電梯的東側,延著走廊由南到北,分別是主任辦公室、然後助教室、再來是社工、社會學、公共衛生老師的研究小間。

學生都很害怕最北邊那個加油站老師。但不知怎的,不管畢業了多久,都對他印象特別深刻。

 

4月份,各校研究所陸續放榜,同樓層西邊心理系的紅色賀單貼滿布告欄,地不夠貼了,索性貼到走廊上。醫社系,一張賀單也沒有。站在電梯口、有眼睛的、誰看了都像懂了一些什麼。

我是第一個考上研究所的,知名國立大學社會學所,正取第2名。研究所在等我去報到,我卻拿不出大學的畢業證書。

我很失望、甚至是沮喪,我那麼認真,從大二起一直在準備,沒想到,最後是因為兩個教社工的 XX (?) 刻意為難,我……就差一個大三暑假社工實習學分,因為學校規定實習學分不能暑修,我必須等到下一學年才能修。

 

 

我在妳的研究小間,想討論社會學的問題。妳卻自言自語不理我~~


這沒道理啊,妳明明可以利用七月和八月、和現在的大三學生一起實習,然後九月去中山報到的呀……更何況妳沒去實習又不是跑去玩,妳是照顧生病開刀的媽媽呀……小舫,妳別怕,我去找主任想辦法。

------主任又不認識我,怎麼可能知道我的狀況?

不知道?!我就每天都去找他說一次,說到他知道。


然後只要確認主任在辦公室時,妳就真的每天每天、低跟鞋叩叩叩、走過大半個走廊,去和主任討論有什麼方法可用。

每天親眼看一次,對您的感激就又多一分。您也可以不用淌這趟渾水的,但您選擇了當時最難走的路……您選擇了堅持保護和捍衛我的權益……

 

 

然後主任終於說,那來開個系務會議,直接全系老師投票,決定要不要修系/校規吧!


------可是其他老師我也不熟,他/她們會投票給我嗎?

這個妳不用憺心,我會一個一個去拜託,除了社工那兩個壞心腸的以外,其他老師我應該都可以拜託成功的。

 

 

雖然最後並不是原先想像中的投票,但當時另一位救命恩人、系主任 陳正宗醫師,還是想出別的方式進行投票。

投票日前一天,我去謝謝 主任,想跟他説,無論結果如何,他對我的親切,我一輩子都會記得和感恩。

主任卻也跟我說~~別怕,就算最後高醫不在妳的畢業證書上蓋章,我也會在妳畢業證書上蓋上我的章,讓妳可以去中山報到。

 

 

這段27年前的往事,知情的人應該都忘了。但我永遠感恩關鍵時刻、對我伸出援手的 系主任陳正宗醫師和 導師楊明仁醫師。……還有無條件為我四處奔走的您, 范麗娟老師。

 

「我長大 會不會 去遠方 成為誰」by 楊坤<長子>

24歲的惶恐與無助,幸好有您們。

後來我長大了,雖然仍舊因為同樣原因、無法去遠方、也沒有成為誰。

但是,我永遠感恩~

范麗娟老師。陳正宗醫師。楊明仁醫師。

 

 

 

轉載自~~https://www.youtube.com/watch?v=Dito9t7rh2Q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naRay  的頭像
TinaRay

劃錯重點的另類閱讀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