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照-6        快照-5  

 

我活著的當然是我的人生,不過我身上所發生的事情,其實可能大多數都在跟我無關的地方,擅自被決定了,擅自在進行著。換句話說,我雖然這樣好像擁有自由意志般活著,但結果其實自己重要的事情沒有一件是自己選擇的。








接連徹底解決了身旁所有的瑣事,終於可以心無旁鶩地安靜讀一本書,於是,熱騰騰剛到手的村上春樹2017年最新長篇小說《刺殺騎士團長﹙騎士団長殺し﹚》就成了最當然也最美好的選擇。




書中故事由36歲剛與妻子分居而隱居山中的畫家男子『我』為故事主述者,來到知名老畫家的舊屋居住,意外地發現了一幅被命名為『刺殺騎士團長』的畫作,『我』被畫中的氣勢深深吸引,為何老畫家一直私藏著這福畫作沒有公諸於世呢?




同時間,『我』被住在附近山上、姓氏『免色』的富豪所邀請,幫忙繪製肖像畫。在繪畫的過程中,兩人成了好友,免色將為何會購屋在如此偏僻山中的私人秘密告訴『我』,知道別人的秘密,又會將畫家『我』帶往何方?








我是一口氣讀完兩冊的《刺殺騎士團長》,大約讀到第一冊中段時,我開始停下來想一些事情。今年應該是我接觸村上春樹小說的第26年,說來很誇張,26年的時間可以讓人變成完整的大人了。而我在這超過一半的生命裡,竟然都孜孜不倦地閱讀村上春樹的各類作品,長篇小說、短篇小說、散文、遊記、甚至是有關沙林毒氣案的兩本紀實錄﹙我非常喜愛這兩本書,當年還熱忱地讀完英文版﹚,很努力專心地讀。




如果說是奮不顧身地讀,這樣形容會不會很誇張呢?




其實我在閱讀上相當挑嘴也多疑,通常書在10頁之內,我會戰戰兢兢地緩慢閱讀,仔細揣測到底這本書是否會合我胃口,然後才能全然安心地進入書中。但是我發現對於某些作家的作品我不是這樣的,例如陪了我26年的村上春樹,還有甚至陪了我30年之久的郭強生老師,這種超級偶像的作品,無論何種形式或內容,我都不會刻意先去看任何介紹,也不會在前10頁閱讀中有任何他想,就只是調整好心情,然後進入書中世界。




這種感覺很微妙,也許時間是其中的關鍵。經過那樣長久的閱讀,作家彷彿成為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老朋友,因此相信,必然地相信他會帶給我一些什麼,而那些什麼都必然會感動我。








長久閱讀村上春樹的小說,會有些奇特的發現。我20出頭歲左右出版的翻譯小說,似乎總有羊和北海道;而這幾年的長篇小說,『顏色』不知怎的成為書中要素之一。




《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中,充滿顏色姓氏的朋友和主角『姓氏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刺殺騎士團長》主角是畫家,本來日常生活就充滿顏色,後來又遇到姓氏為『免色』的人因為免色的緣故發生許多事------


「寫成免除顏色的免色。」
「好像水墨畫似的。」
「白和黑也是顏色啊。」




顏色或色彩,在過往作家的作品中感覺並非突出的元素,只會出現在一般任何人都可以寫的文章中一樣頻率地出現。但是為何這幾年來村上春樹如此執著於『顏色』?可惜了台灣沒有作者簽書會,不然我倒是想解開這個小疑問。








還有一個我也很好奇的點:『洞』或『井』,似乎是從《發條鳥年代記》三部曲開始,洞或井的意涵一直出現在書中,但是這個我個人認為比較好理解,進入或跌入洞或井中,象徵著即將走入一段未知的黑暗中,總要等到主人翁克服洞或井中發生的一切,故事才會有一定的結果產生。




一邊寫著這篇心得、一邊我恍恍惚惚地想著,26年,真是一段不算短的時間,很多根本還不到26歲的年輕人正跟我一樣認真地讀著《刺殺騎士團長》呢!﹙笑﹚如今我都46歲了,那直覺而言,作者村上春樹應該也要過了26年才對,翻開資料一查,1949年生,而且我記得﹙?﹚村上春樹是魔羯座,換句話說,他已經是一位幾乎要進入70歲的老先生了。說『老』字也許不洽當,但對照《刺殺騎士團長》中36歲的主角,作家也許並不想老,還有很多未竟的故事是他所想寫的。








『紅顏若是只為一段情,就讓一生只為這段情。』不知怎地,鐘曉陽這句文字突然進入我腦海中,我想把它寫出來。




我不知道也不想特別去思索作家生下來的天命為何?但總覺得,這一生能遇見幾位一直鍾愛多年的作家作品,是我的幸運。







 

 

 

1  

 

 

 

 

 




刺殺騎士團長      騎士団長殺し



•    作者:村上春樹   @  2017
•    譯者:賴明珠
•    出版社:時報出版  
•    出版日期:2017/12/12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571371917
•    規格:平裝 / 856頁
•    出版地:台灣
•    本書分類:文學小說> 翻譯文學> 日本文學





 

 

 

 

快照-9  

 

 




轉載自~~http://www.books.com.tw/products/0010770990





《刺殺騎士團長》內容簡介


在現實與非現實間穿梭 於意念和隱喻中尋找自我
自1Q84後睽違七年 村上本格長篇小說鉅作


  
  從那年五月到第二年年初,我住在那狹小山谷入口附近的山上。
  夏天山谷深處一直下著雨,但山谷外側卻大多晴天……那原本是段孤獨且靜謐的日子。
  直到騎士團長出現為止。



「人相信他人的力量。這一點以前沒出現在我的結局裡。這也是我第一次讓家庭生活出現在我的小說裡。」 村上春樹



36歲前中年男子,在美術大學畢業後便放棄擅長的抽象畫,開始在家中接案以繪製肖像畫營生並負責打理家中所有事務。某日,結髮六年妻子柚子突然坦承外遇並要求離婚,男主角百思不得其解,為了尋找問題的答案,之後便獨自一人開車北上漫遊。歷時九個月,稍稍緩解情緒過後,住進大學同學雨田政彥其父雨田具彥位在小田原深山中的房子。此時男主角在畫作經紀人的牽線下,認識神秘多金的鄰居免色涉並接下代為繪製其肖像的委託。同時無意間發現屋主雨田具彥藏在閣樓裡一幅名為〈刺殺騎士團長〉的畫作,在遇見「騎士團長」之後,男主角的世界開始發生了一連串不可思議的事件…


時隔七年經歷了兩本《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沒有女人的男人》兩本小說後,村上春樹這次以豐沛炫目的色彩與多元樣貌的構圖思維,化身為一位挺身面對生命危機的畫家,再次展現他筆下奇幻世界的獨特魅力。從不具名的畫家著手,對手的是在生命歷程中我們皆有可能面臨到的困境:婚姻愛情的渴求、事業創意的枯竭與再現、道德人性的糾葛抉擇、死亡疾病的恐懼、親人離世的釋懷寬慰,無一不是貼近切身的命題。


這是個迷人且容易閱讀的故事,猶如推理小說一般,令人迫切想得知隱藏在畫作背後的真相、推開畫家與委託人身邊的一團迷團,等到進入迷霧之中,這才驚呼我們進入了另外的一個世界:一個充滿意念與隱喻的世界。在小田原深山的別墅中,進入了神秘未知的山洞,涉過危險隱喻的河流,面對那些困惑與恐懼,最終是否能尋回最真實的自我……。








名人推薦


  「對村上而言,寫作小說就是不斷潛入自我內部,潛入意識洞穴的底部中,進而獲得昇華的力量。這樣強大的信念,在他的作品中反覆出現。……村上這次選擇回歸第一人稱的寫作……挖掘自我內在的黑暗,同時描繪外在社會巨大的邪惡。這兩者之間實質上互相關聯……要挑戰社會巨大的邪惡,不深刻了解自我內在是不可能做到的。」——中島京子(直木賞作家)

  「能和村上春樹活在同一個時代,閱讀他的最新作品,這樣的喜悅是什麼事也比不上的……作為一個村上迷,隨著閱讀腳步的前進,腦海裡不禁反覆揣想作者想要敘述的是一個怎樣的故事?..... 小說一邊寫到納粹進攻奧地利、南京大屠殺,甚至是日本東北大地震,眼睛看得到的世界裡,諸如此類的暴力無所不在。而另一方面,主角肖像畫家卻在看不見的世界裡同樣戰鬥著,追尋重生……村上春樹的小說,創造出一種「村上春樹式」的風格發明。就如同音樂世界裡,爵士樂的誕生。閱讀《刺殺騎士團長》如同聆聽優秀的音樂家游刃有餘地演奏自己的拿手曲目。」——窪美澄(作家)

  「文體冒險大回歸。村上元素大匯集,村上春樹總決算。
  村上這十幾年的作品裡,最有趣的一部。
  回歸第一人稱,自我批判與幽默感也重新回歸。
  與自我的陰闇與邪惡對峙,尋找抵達惡淵深處的通道,同時也開啟成為人父的新章。概念性的「殺」。戰鬥的不是世界巨惡,而是自我之中的黑暗、邪念、恐懼、嫉妒等等,與之對峙、超越並封印。回歸內省式書寫方式。」
  ——鴻巢友季子(名翻譯家、文評家)

  「自《IQ84》以來睽違七年的大長篇,《刺殺騎士團長》可說是一如眾所期待的成功之作。肯定會催化村上迷更期待下一部作品的心理。這次新作,作家明顯開創出了新境地。
  循著『喪失──探索──發現──再喪失』這一直以來的手法,但這次村上並未循老規矩收場。
  有一件「完全不同的變化」發生在故事結尾處。」
  ——高澤秀次(文藝評論家)

  「歡迎來到村上春樹的世界。村上關鍵字一個接一個登場:失去妻子、洞穴、高級車、古典音樂……,根本就是一片《村上春樹最佳專輯》。」——Nakamura Kunio(影像導演、村上春樹研究者)

  「書中仔細描寫主角開的車子與特徵,我讀本書也覺得好像駕駛著一台『村上春樹最新款車』,駕馭感跟閱讀感受都很棒。」——小野正嗣(小說家、立教大學文學部教授)

  「逃離不是最終的目的,逃離只是一種方法,是一種沉澱。逃離是為了看清楚一些更深的事情。故事中的主角從東京出發往北邊走到了北海道,然後再繞回來。村上春樹這次用僕來做為小說主角的自稱,我相信這是尋找自己的隱喻。當然我也覺得這同時也是一個日本(這個國家或民族)自省的小說。主角從那麼邊陲的北海道最後回到日本中心東京,正好也對日本在兩次世界大戰之後,想要找到自己是甚麼的一種象徵。」——王村煌(薰衣草森林執行長)

  「《刺殺騎士團長》這個故事其實和舒伯特的蘿莎蒙弦樂四重奏相當呼應。如果你聽到這個作品的四個樂章的鋪陳,和讀這個小說的感想是相像的。另外羅莎蒙弦樂四重奏也有很多舒伯特之前作品的影子,就像我們在看村上春樹的時候,也會有很多他自己之前作品的影子。《刺殺騎士團長》裡面引用了蘿莎蒙弦樂四重奏和村上春樹怎麼用以前的東西再做翻新,創作出新的作品,是很相像的。」——焦元溥(樂評家)

  「村上春樹一直努力處理的是日本的問題。他用他的方式去處理做為一個日本人,在幾次的日本的西化運動裏,他(或日本人)面對的困境。村上真正被日本接受其實是他在國外獲得成功以後,日本人才真正對他有印象。這跟莫札特的際遇很像。莫札特真正成為歌劇泰斗的地方並不是他的家鄉。莫札特的歌劇《唐•喬凡尼》首演是在布拉格。這也是村上春樹《刺殺騎士團長》和莫札特《唐•喬凡尼》這個歌劇那麼緊密連結的原因。」——謝佩霓(藝評家)

  「村上的主角(通常都是男性)都有一種淡然的與世無爭。他的主角中有一些性格會讓演員想要投射進去的,常常是男性的角色。比如說《刺殺騎士團長》裏面的免色涉會讓我很希望試試看那樣的人生。不需要背負太多的責任,事情就會自然地發生,然後一件一件地解決,最後找到生命中的答案。這是村上春樹描寫的男性角色中,常常都會有的一種性格和性格。」——謝盈萱(劇場女神)
 







作者簡介

村上春樹


1949年生於日本京都府。早稻田大學戲劇系畢業。
 
1979年以《聽風的歌》獲得「群像新人賞」,新穎的文風被譽為日本「八○年代文學旗手」,1987年代表作《挪威的森林》出版(至今暢銷超過千萬冊),奠定村上在日本多年不墜的名聲,除了暢銷,也屢獲「野間文藝賞」、「谷崎潤一郎文學賞」等文壇肯定,三部曲《發條鳥年代記》更受到「讀賣文學賞」的高度肯定。此外,並獲得桐山獎、卡夫卡獎、耶路撒冷獎和安徒生文學獎。除了暢銷,村上獨特的都市感及寫作風格也成了世界年輕人認同的標誌。
 
作品中譯本至今已有60幾本,包括長篇小說、短篇小說、散文及採訪報導等。
 
長篇小說有《聽風的歌》、《1973年的彈珠玩具》、《尋羊冒險記》、《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挪威的森林》、《舞‧舞‧舞》、《國境之南、太陽之 西》、《發條鳥年代記》三部曲、《人造衛星情人》、《海邊的卡夫卡》、《黑夜之後》、《1Q84 Book1》《1Q84 Book2》、《1Q84 Book3》、《沒有色彩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禮之年》。
 
短篇小說有《開往中國的慢船》、《遇見100%的女孩》、《螢火蟲》、《迴轉木馬的終端》、《麵包店再襲擊》、《電視人》、《夜之蜘蛛猴》、《萊辛頓的幽靈》、《神的孩子都在跳舞》、《東京奇譚集》、《沒有女人的男人們》。
 
紀行文集、海外滯居記、散文、隨筆及其他有《遠方的鼓聲》、《雨天炎天》、《邊境‧近境》、《終於悲哀的外國語》、《尋找漩渦貓的方法》、《雪梨!》、 《如果我們的語言是威士忌》、《象工廠的HAPPY END》、《羊男的聖誕節》、《蘭格漢斯島的午後》、《懷念的一九八○年代》、《日出國的工場》、《爵士群像》、《地下鐵事件》、《約束的場所》、《爵士 群像2》、《村上收音機》、《村上朝日堂》系列三本、《給我搖擺,其餘免談》、《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村上春樹雜文集》、《村上收音機2:大蕪菁、難挑的酪梨》、《村上收音機3:喜歡吃沙拉的獅子》、《身為職業小說家》、《你說,寮國到底有什麼?》。








譯者簡介

賴明珠


1947年生於台灣苗栗,中興大學農經系畢業,日本千葉大學深造。回國從事廣告企畫撰文,喜歡文學、藝術、電影欣賞及旅行,並選擇性翻譯日文作品,包括村上春樹的多本著作。







 
詳細資料


    ISBN:9789571371917
    叢書系列:村上春樹作品集
    規格:平裝 / 856頁 / 15 x 21 cm / 普通級 / 單色印刷 / 初版
    出版地:台灣
    本書分類:文學小說> 翻譯文學> 日本文學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naRay  的頭像
TinaRay

讀讀。寫寫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