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照-3  

 

 

現在,幸福嗎?

我只是想知道這件事情而已……








我的前一本重松清的閱讀是《鳶 (とんび)》,在〈TinaRay讀 重松清的《鳶:緯來日本台[父子情深]原著小說》 (http://fangkuo0917.pixnet.net/blog/post/41595569)》〉這篇閱讀心得中,我提到了重松清的《鳶 (とんび)》一書,讓我感覺,這位作家很會寫,如果是恰好是對的讀者,重松清的文字應該有讓人感動良久的魔力。




但我無法完全確定,因為《鳶 (とんび)》一書內容寫的是一個父親的故事,閱讀者的我,由於某些先天的緣故,無法對父親產生任何正面或負面的感覺,『父親』這個名詞甚至比冥王星離我更遙遠,也比冥王星對於我而言更無感。




我只能在閱讀過程中,霎那間流過的直覺中去認定,如果有機會再讀到重松清的其他作品------只要重點不是擺在『父親』這個名詞上,和這個故事的相遇,必定會讓我生出激動的火花。




這個直覺果然不假,我在第二本重松清的閱讀《十字架 (十字架)》中,碰撞出了好多好多感慨的和感動的火花。








稱我為至交好友的他,在信上寫著:「謝謝你,願意當我的好朋友。」
老實說,我有點意外。我們的確從小就認識了,小學的時候還經常玩在一起。不過,我自己也搞不清楚我們到底算不算得上是好朋友。至少在那個時候──國二的時候──如果有人問我:「你的麻吉是誰?」我大概不會提到他的名字吧……。







 
完全是一種娓娓道來的口吻,那樣雲淡風輕地回憶自己一步一步走來的心路歷程。




我不覺得『學校霸凌』這件事,需要在重松清的《十字架》一書中,被一再媚俗或偽善地提及。




因為----至少我覺得那不重要。重要的是,發生的自殺事件,一個人一但擁有那樣會想放棄人生的個性,那,無論有沒有發生霸凌事件,他的個性都被註定了一定會在人生其他的坎坷中,同樣過不了其他的關卡。




好比說,換一個平行世界裡的藤俊,在就學時沒有任何霸凌事件發生在他身上,他向中川小百合的告白也成功了,一年後他進入了好的高中也保持了優秀的成績,他和中川因為某事件行漸遠但平和地分手了,再來,他考大學卻連年失利,他受不了這樣的連續打擊,所以他自殺了。




我想表達的是,一個會真正去選擇自殺的人,某個程度是他個人的性格造成的,外在環境不管順利與否,他的內心就是永遠會有一個解不開的結,會讓他自然而然在適當的時機到來時,便去做了自殺那樣的動作。








但是,自殺的人往往沒想到『給別人添麻煩』這個概念。




想自殺,是一種自我自由意志下的選擇沒錯,但,自殺也要有『正確』的時間地點和步驟,那先決條件應該就是:選擇自殺之後,不會給太多人添麻煩,不至於讓心愛的人承受不了這種打擊。換句話說,當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會因為 妳/你 的自殺而生活受到太大影響時, 妳/你 就可以坦然地選擇自殺了。




我以為:人總是要一死,只是死前死後,都應該盡量不給人添麻煩,才是一種真正成熟的態度。








如果說霸凌,也許讀完重松清的《十字架》,沒有讀者會想特別去同情『執行霸凌事件的三人組』,但對於書中主角『我』真田裕和中川小百合二人,甚或是一直背著那樣沉重憂傷的父母和弟弟,換個角度來看,是不是《十字架》一書中選擇自殺的藤俊,才是一個真正莫名就去霸凌別人的惡霸?




藤俊熬不過一些簡簡單單、人生中,特別是青春期裡經常會出現的沮喪,他也『孬』到沒種向身邊任何人求救,或者說,同時他也『孬』到沒勇氣面對僅僅地一次的告白失利………




無論書中選擇自殺的藤俊,面對過或面臨著怎樣的事。我都覺得,教育藤俊的雙親,真的可以那樣理直氣壯地覺得:『他們自殺的兒子都沒錯,錯的都是那些直接霸凌他,或是對霸凌事件『見死不救』的同學。』我對於書中完全沒有提及那部分的悔意,感到很誇張。




藤俊的雙親就那樣,很直接的,絲毫不用自我檢討地,把恨意推到任何一個有可能相關連的人身上,並且這種恨意,在隨後的時間裡,不斷繼續向外萌生。甚至到干擾了其他的人生活,他們還是沒有任何自覺,只想著一切都是別的同學的錯,他家兒子沒有錯。




真的是這樣嗎?我不知道,至少我不認為。








單就重松清《十字架》的第一人稱主角『我』真田裕來說,整本書裡,我們讀不到真田裕到底作過哪些錯事?在藤俊的自殺事件發生過後,他在某個時間點想著~~藤俊怎麼那麼軟弱,不敢向大人求救。




對於一個國二的孩子,我覺得這樣的想法沒錯,大家不能期待他們有更複雜靈敏的思考了,否則他們就不是青少年,而已經是個思想成熟的成人了。




而正是因為真田裕和中川小百合他們都還是孩子,大人,特別是遇到藤俊的雙親這種只會指著別人謾罵、無法深刻自我反省的人,其實,身邊不熟的同學自殺或死亡,對於其他『真的不熟』的同學,快速的遺忘和大步繼續往前走去,才是他們應該有的自然反應,為什麼真田裕和中川小百合卻注定要背負那麼莫名且日漸沉重的十字架,直到……直到沒有盡頭???








重松清的《十字架》,說真的,我一直覺得霸凌是差不多剛剛好而已的事情,人,從小長到大、甚至到老死,都會遇到許許多多、接踵而來或令人措手不及的人生挫折。




只有過不了挫折的人,才是真正犯錯的人。




因為沒有學會容忍挫折並且去克服挫折 (所謂的克服,可以是任何形式的,甚至包括去忽略它) 的人,才是真正犯錯的人。




沒有讓自己的孩子有責任感地活在世上,也是父母教育的缺失。怎麼有人能像藤俊的雙親那樣------某個程度上,我個人認為他們非常霸道且不講理。








世界上,面對一個事件,不會有人是全對的那一方,也沒有人會是全錯的那一方。




身為藤俊的雙親,應該已經是大人了吧?!思想也應該某個程度上算成熟了吧?!




大人,怎麼可以那樣恣意地欺負小孩 (真田裕和中川小百合和其他同學) 並且是持續的欺負呢?








重松清的《十字架》,若說真有什麼霸凌事件,我只看到藤俊的雙親霸凌了書中每一位曾經出場過的主角或配角。他們兩人,非常非常的----很----差----勁!!!







 

 

 

 

com  

 

 

 

 

 

 

 



十字架  十字架


•  作者:重松 清  @ 2009
•  譯者:陸蕙貽
•  出版社:柿子文化
•  出版日期:2013/01/05
•  語言:繁體中文
•  ISBN:9789866191336
•  規 格:平裝 / 352頁
•  出版地:台灣
•  本書分類:文學小說> 翻譯文學> 日本文學








 

 

  延伸閱讀

 

2014-09-27 edit this article delete this article TinaRay讀 重松清的《鳶:緯來日本台[父子情深]原著小說》

 

 

 

 

 

 

 

 

 

 

 

 

創作者介紹

讀讀。寫寫

TinaRay 蘋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宜芳
  • 我也想要!!喜歡
  • .
    謝謝
    .

    TinaRay 蘋果 於 2015/03/01 15:3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