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書封  
  

 

有時候我們會想,如果所有發生的事中只要有一件不曾發生,現在的結局是否不同?

 

 

 


讀完厚厚一本雪兒.史翠德 (Cheryl Strayed ) 的《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一千一百哩太平洋屋脊步道尋回的人生》(Wild: From Lost to Found on the Pacific Crest Trail),中間有時想對著書頁當場大哭,有時又忍俊不住笑出聲來,就像人生,喜怒哀樂通通都有------當然,因為它正是一本紀錄作者雪兒.史翠德過往某一段人生回憶的書,帶笑帶淚,皆屬正常。

 


作者雪兒.史翠德在幼年雖然碰上會暴力相向的生父,但是勇敢的母親還是毅然決然帶著三名年幼的子女與生父離婚,希望為三個稚兒尋找到比較好的生活環境。後來雪兒的母親也真的很幸運,遇上一位願意愛她、且無條件接受這三個孩子的繼父,這一家五口人,過了一小段幸福的歲月。

 


好景不常,二十二歲那年,作者雪兒的母親在被檢查出罹患了末期癌症,而且以比大家想像中還要快的時間離開人世。母親一向是繼父與三個繼子女間溝通的橋樑,同時也是唯一能將雪兒及其他兩位兄妹聯繫起感情的人。因為母親的死亡,這個家可說是分崩離析了。

 

 

 


《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一書中,讀者不難發現,在情感上雪兒相當依附著母親,甚至因為陰錯陽差錯過與母親見最後一面,這份自責在她心中越來越大、越來越具體,終至幾乎使她被壓得喘不過氣來。失去母親的雪兒恰似失去方向的小船,在廣大的人生海洋中載浮載沉,不知何處是可以停泊的港灣。

 


偶然踏上這段相當驚人的『太平洋屋脊步道』( Pacific Crest Trail, PCT ),況且還是一個單身女子沒有同伴同行,從未有真正登山經驗的菜鳥雪兒,如同中文翻譯的書名一樣,當時的她,家庭、婚姻、親人、甚至正常的人生都快要沒有了(那時雪兒染上毒癮)。因此我一直以為,對當時的雪兒來說,把書名改成《那時候,我只能選擇逃避》,其實也說得通。

 


決意孤身一人、預備走完直線距離為一千一百英哩、但實際路程長達兩千英里以上(一英里大約等於1.609公里),若以台灣全島南北縱長約395公里的長度來看,作者等於走了台灣由南至北走了八趟。

 


而這其中,當旅程中後階段,雪兒已經習慣於自己一人在山林間行走時,她說自己一天大約能步行17-19英里的距離,其實就相當於每天步行約30公里左右。但是請大家留意,30公里看似不長,但是雪兒是一人獨自走在崎嶇陌生的山林中,可不像一般環島旅行走大馬路,隨時冒出一隻熊或毒蛇,都是經常可能出現的狀況,如何化險為夷也是雪兒被迫要在最短時間內學會的功課。

 

 

 


這一趟『太平洋屋脊步道』的旅程,是出走、是挑戰,當然也有作者雪兒內心的沉潛和與自己的對談。在這樣的過程中,我感覺作者雖然是個不折不扣的美國人,但是透過這樣的自我修煉,似乎也歷經了中國佛教中先是「見山是山,見水是水」,然後是「見山不是山,見水不是水」,再回到「見山又是山,見水又是水」的境界。

 


首先,當行程進入某一階段之後,雪兒發現自己逐漸能適應長時間的走路與背著笨重的行囊,她想著:

我生存所需要的一切,可以這樣裝在一袋背在背上,……我竟然能夠負荷原先無法負荷的。我從生理與肉體上所意識到的,同樣蔓延淹沒了精神和心靈的領土。迂迴複雜的人生竟然可以變得這麼單純純粹………即使在步道上的這段日子,沒有把時間都花在思索生命的悲傷、不幸及失敗,又有什麼關係呢?或許,被迫將心力全部專注於生理上的痛苦,反而能使心理上的痛苦逐漸褪色淡去。

 


用這樣藉著肉體的受苦轉移對心靈受傷的注意力,其實也不失為一種可能有效的自我療癒方式。至少讓眼前有個目標,可以暫時遺忘心靈所受的苦難。

 

 

 


「因為這趟旅行的意義,就在於我得一個人獨力完成。」


除此之外,這趟獨自一人的挑戰之旅,對雪兒還有其他更深的意義:

我來此的目的,不就是為了告訴自己「我不害怕」。來到這裡,我漸漸領悟,這是為了瞪視恐懼,學著不移開目光;為了目不轉睛地盯住一切,直視那些我對自己做出的事,以及發生在我身上的事。如果我老是黏著其他人行動,我就辦不到這一點。

 


『獨立』,『克服恐懼』,『勇敢』,這些都是我們所知道人應該有的優點,但是往往因為人自己就屬於社會性動物,想要孑然一身置身於世外,在現代社會尤其難上加難。再加上人類社會長期以來已有『互助』概念,而互助若太過深切反而造成依賴。想要學著『獨立』、學著『克服恐懼』、學著『勇敢』,如果沒有採取類似雪兒這般下猛藥的方式,實在很難真正做到完全獨立勇敢。

 

 

 


最有意思的是,當雪兒幾乎獨自一人完成四分之三以上旅程時,對於所謂的『一個人』,她又有了完全不同的體悟與領會:

我永遠都只會是一個人。為什麼?「一個人」帶給我的是什麼?「我不害怕」我說,試著以這句我過去常用的咒語,來使自己平靜下來。但這一次,即使說出這句話,卻好像起不了太大作用。或許,因為這句話不再是完全真實的了。

或許,時至今日,我已經走得夠遠,遠到足以讓我有那個膽識去害怕了。

 


雖然作者自己這樣謙稱,但是我相信這趟旅程對她而言,真的,就是《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而當旅程終了,另一個更勇敢、更堅強、更有毅力的雪兒,浴火重生了。

 

 

 

 

 

com   

 

Ps.
會不會感覺上面三排書封, 簡直可以用同卵三胞胎來形容了
中間那本有個圓形mark,代表這本書是知名的『歐普拉俱樂部(Oprah's Book Club 2.0)』的選書
幸好還有個丹麥版願意選擇完全不同的書封……

 

 

 

 

 

 


《那時候,我只剩下勇敢:一千一百哩太平洋屋脊步道尋回的人生》 
Wild: From Lost to Found on the Pacific Crest Trail

• 作者:雪兒.史翠德   Cheryl Strayed
• 譯者:
• 出版社:臉譜出版
• 出版日期:2012年12月
• ISBN:

 

創作者介紹

讀讀。寫寫

TinaRay 蘋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