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32102750-4001066108_m  

 

 

秋天來臨了,秘密警察把我們驅策得更緊。即使我們只是腳絆了一下,他們都會削減我們的麵包配額。母親用拇指和中指就能圈住我的前臂。我已經沒有淚水可流,想哭的感覺會湧上來,但我的眼睛只會一陣乾涸和灼痛。

 

 

 

露塔‧蘇佩提斯 ( Ruta Sepetys ) 的 《灰影地帶》( Between Shades of Gray ),不知為何,我第一件觀察到的事情是:『母愛』。

 


因為蘇聯秘密警察想要將波羅的海三小國滅族 (種),一旦逮捕到人犯,第一件事情就是將男女分開,男性送往監獄,女性則送往西伯利亞的勞改營;蘇聯史達林政府以為,如此將男女區隔開來,該種族就不可能有機會繁衍下去。

 

 

 

但是小男孩呢?特別是跟著母親一起被逮捕的小男孩?

 


《灰影地帶》的一開頭,讀者就可以看到兩個心急的媽媽,傾盡一切帶在身邊的貴重物品賄賂秘密警察,甚至不惜說自己兒子有嚴重智能障礙,又對秘密警察東求西跪,終於換得獨生子得以留在身邊的機會,一起被送到遙遠的西伯利亞去。

 


其中,安卓爾的母親發揮了尋常女性可能沒辦法做到的犧牲,為了不讓獨子安卓爾被遣走,安卓爾的母親只好犧牲肉體,自願服侍秘密警察,雖然此舉換得了安卓爾母子有較優渥的物質生活條件;但是這其中,母親為兒子所忍下的恥辱和苦痛,實在是一般人難以想像的。

 

 


另外,書中女主角莉娜的母親,在微少的食物配給之下,為了兩個尚在成長年齡的孩子,不惜省下自己的食糧分配平均給兩個小孩,自己寧願餓著肚子------直到莉娜和約拿姊弟發現時,才開始在兒女的監督下少量進食。

 

在得知自己心愛的丈夫已經死亡的消息之後,傷心欲絕的母親還是為了兩名子女強打起精神來從事每天的勞動,只因為她知道,若她自己不撐下來,誰能幫她照顧這兩名孤兒姊弟呢?

 

 

 

 

就連書中女主角莉娜口中的『尖酸女人』,從一開始在火車上霸佔空氣流通的孔洞位置,一直到勞改營簽下自願認罪書的種種自私行為,其實仔細想想,她也是為了在困難的環境中,讓兩個心愛的女兒有好一點的生活品質,才不得不行為得令麗娜及其他同伴如此討厭。

 

 


更遑論書中出現許多有名或無名的母親們,因為自己小孩染病死亡被丟下火車,絕望無助的她們,選擇留在子女孱弱的屍身旁邊,於是被秘密警察用手槍射死------這些失去小孩的母親,絕望到了頂點,認為自己應該陪伴子女走上漫漫無邊的彼岸,所以她們選擇一死了之,可以永遠陪伴自己的小孩。

 


想活著,想拼命活下來,是每個人類在苦難時通常會出現反應。但是母愛發揮到極致,這個道理可能會被推翻。

 

 

 

書中還有一件很令我驚訝的事情:一直到了被留放到北極圈的勞改營、並且得知德國納粹已經佔領了立陶宛時,曾經跌斷腿又愛說風涼話的禿頭男終於說出自己是猶太人這個秘密,有人問他:你寧願被送到冰天雪地的西伯利亞北極圈的勞改營,也不願意進納粹收容猶太人的集中營?

 


這真是大哉問,讀到這裡,感覺好像所有禿頭男曾做過的小奸小惡都可以被諒解,因為他的命運是那麼樣的------根本完全無從選擇。

 

 

 

究竟是死比較困難,或者成為活下來的那個人比較困難?………在西伯利亞,事情只可能有兩種結局,成功意味著僥倖,失敗意味著死亡。我選擇生命,我想活下去。

 


幸而莉娜做出如此勇敢的決定,地球上的人們才可以在數十年後,透過僅存的幾位立陶宛的莉娜、約拿、安卓爾,知道曾經有過這樣一段血與淚交織而成的歷史。

 

 

 

 

 

com  

 

 

 

 

 

灰影地帶     Between Shades of Gray

• 作者:露塔‧蘇佩提斯  Ruta Sepetys
• 譯者:
• 出版社:尖端出版
• 出版日期:2012年07月
• ISBN:

 

創作者介紹

讀讀。寫寫

TinaRay 蘋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