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CA2OAT95  
  

 

 

哈蘭‧科本(Harlan Coben)的《原諒( Caught )》,三百多頁,不能算是輕鬆的閱讀。特別是如果您恰巧是哈蘭‧科本的書迷就會知道,科本非常善於精細地描繪書的故事中的故事,於是男女主角雖然各只有一名,但是戲份不多,男女配角的人數多得不得了,而且個個戲份都重,甚至連幼年雞毛蒜皮的小事,也能被科本活靈活現寫入故事中。

 


讀著讀著,不禁讚嘆哈蘭‧科本的寫作功力------至少我會懷疑,科本在開始正式寫作之前,是否為書中每一個出現的人物都做了一份身分速寫,包括人物的過去、現在,甚至包過這些配角的週邊人事物------都幾乎應該是路人甲的戲份,卻又能連結回主要故事,成為影響配角行為或不行為的關鍵。

 


我相信這種寫作技巧相當高明,對讀者來說,彷彿自己也同時與書中每一個人物一起經歷過那樣的過程------對很多事情或做法深有同感或頗能同理,不管是理性還是不理性的那一面,都一樣。讀到很多地方,甚至我會停下來思考~~是呀,如果換成是我,我會怎麼做;如果換成我心愛的人這麼做,我又要如何面對 / 看待 她/他?

 

 

 

 

先從中文版書名《原諒》說起。『原諒』這件事難不難呢?

 


海蕾的父母親無法原諒自己的疏忽,讓寶貝女兒無故從自己房間消失,最後變成一具冰冷的遺體。


葛雷森無法原諒對他七歲小兒子拍裸照的戀童癖者,所以當法律無法還給他一個公平的交待時,他選擇自己親手執法。


記者溫蒂同樣無法原諒,即便加害人並非故意,但是酒醉駕車撞死了她心愛的丈夫,在她眼中,多少的道歉都彌補不了------除非這位加害人當場自己跑到大馬路上讓車撞死。但,如果真是這樣,溫蒂會原諒這位加害人嗎?我想之前的溫蒂絕對無法原諒,甚至可能更憤怒。


資深調查員法蘭西的女兒,數十年前死於骨癌,沒有加害人、也談不上被害人,面對命運的捉弄,法蘭西選擇不原諒上帝。

 


因此說到底,想要真的放下過去的一切,去原諒一個破壞自己身邊美好事物的人,真的很難,真的會恨。

 

 

 

 

但是哈蘭‧科本的《原諒》到書的末段,突然跑出一位關鍵的女配角克莉絲塔,讓讀者忍不住重新深思,『原諒』究竟是何物?如何才能發生?如何可以真正『原諒』?

 


克莉絲塔雙手一攤。她仍戴著太陽眼鏡,但一滴眼淚從她僅存的那一眼流了下來。「我原諒他們了。」

沉默。

「他們只不過是唸大學的孩子,在玩尋寶遊戲。他們不是故意要傷害我的。」

就這樣,這麼傻的話裡蘊含了無比的智慧,你聽她講話的語氣就知道那出自真心。

「人活在這世界上,難免和其他人碰撞,碰撞中偶爾有人會受傷。他們……沒料到事情會變成這樣。我恨過他們一陣子,可後來仔細想想,那有什麼用?恨人很花力氣,緊握著恨,會害我們握不住真正重要的東西……」

 


為什麼克莉絲塔的『原諒』來得不困難?我想了很久得到兩個可能的答案:


第一,加害人賠償給克莉絲塔的賠償金額真的多到讓克莉絲塔可以試著開始『原諒』。(當然這個想法有點現實)


第二,因為這件事情只傷害了克莉絲塔本人,她身邊所心愛的人頂多只是為了這件事情傷心難過;但當時克莉絲塔心愛的人,沒有人因為這個事件而受傷或死亡。沒有對自己揮之不去的『自責』,克莉絲塔只是單純的受害者,所以比較容易『原諒』?

 

 

 

 

「溫蒂,妳為什麼要一直追這個案子?」

「有太多事我想不透原因。」

「看看那張照片(法蘭克女兒十七歲時的遺照),世上的事就是這樣,」法蘭克坐直身子,彷彿望進了她眼裡,「有時候,也許大多時候,都沒有原因。」

 

 

 

關於人世間,有太多說不出的為什麼,有太多莫名原因的放不下和過不去。於是那陰影永遠在自己心底,慢慢侵蝕,終究變成一個深不可測的黑洞………。

 

 

 

 

  ps. 書中出現兩位律師和檢方或法官之間的辯論, 喜愛法庭小說的讀者絕對不能錯過, 言詞之犀利令人佩服得五體投地, 我若有她/他們 1/3 功力就夠了.........

 

 

 

 

 

 1337861815-2488339595   

 

 

 

 

原諒   Caught

‧ 作者:哈蘭.科本   Harlan Coben
‧ 譯者:王欣欣
‧ 出版社:臉譜
‧ 出版日期:2012年07月06日
‧ ISBN: 9789862351864

 

創作者介紹

讀讀。寫寫

TinaRay 蘋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