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jpg  

 

 

親愛的鸚鵡:

是啊,我畢竟還在阿拉斯加,我畢竟只是一條魚,你畢竟還只能在瓜地馬拉的叢林裡獨自求存………

可是我就是止不住地,想要讓你幸福,也許我只能想一想而已,但是我停不了地想。

也許你是我的彼岸,也許我是你的彼岸,誰知道呢,也許我們終於會相遇,然後一起到達另一個彼岸,那時候我們就徹底幸福了。

憂傷又勇敢的,阿拉斯加紅魚上

 

 


《當你途經我的盛放:一個行者的心靈旅程》給我第一個印象:太雜了。

有詩,詩的意境很美。有遊記,遊記描述的地方既遠離世人、也遠離塵囂,算是相當有意思。有作者扎西拉姆.多多自己的一些心靈隨筆,很空靈,有點像寺廟裡能拿到結緣的佛書一樣,應該要讀來有所領悟、或讓心如止水的。

 

偏偏扎西拉姆.多多的《當你途經我的盛放:一個行者的心靈旅程》,光一本書,就放下這麼多不同感覺、不同韻味的文字,反倒有吃喜宴第一道菜冷盤的感覺------每一樣都好吃,但就是五花八門,沒個專一的特色。

 

好可惜,如果我是扎西拉姆.多多或出版社,我會寧願再等等,等累積的文章多一些,分成三本不同的詩集、遊記、散文分開來出版。再不然就算不能等,我也要把這一本厚有一點八公分的書拆成三本集子------唉,至少我想給它們三個不同的封面,告訴讀者扎西拉姆.多多是能寫很多類型文章的作者,而不是一位『出版一本書』的作者。

 

 


當然,論扎西拉姆.多多,這首


『你見  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裡
不悲不喜………』


就當然不能不被提起。

 

 

我喜歡扎西拉姆.多多的詩作,怎麼說,算是空靈一些、也不食人間煙火一些的年輕席慕蓉,但是少了幾分浪漫、卻也少了幾分矯情。算是我個人能融入和欣賞的部分。

 

〈班札古魯白瑪的沉默〉算是被說膩了、說油了。

在這本書中,我發現一首自己很喜歡的幾句詩,出自〈疑似風月集〉【中集】中的幾句:

『如果不來拉我的手
如果不頻頻的回頭
會不會跟你走』

 

 


屬於遊記的部分,我特別喜歡〈國境之西,楚布行記〉當中一段作者坐在火車裡,想捕捉藏羚羊奔跑的美景、又總覺得拍不到最完美畫面時,扎西拉姆.多多如此說道:


心如果不是太堅硬,也許就能看到世界的其他面向,例如一隻羊怎麼看待草原,一個輪子怎麼看待長路,一陣風怎麼看待風塵。………彼岸並不遙遠,心一軟,心一轉,便是智慧的彼岸。

 

 


當然還有被我認為應該歸類在散文集子裡的〈自導自演也沒關係〉:


繼續原來的方式,用你自己的方式去愛他,做你想做的事,說你想說的話,不要等待他的回應。反正所有的愛情到了一定程度,都是孤單的,沒有人能真的懂得你在其中的狂喜與輾轉,沒有。愛,其實感動自己就夠了………

 

 


然後我個人強烈不喜歡其中一篇小短文〈不畏懼、不悲傷、不放棄〉,感覺應該將它放到慈濟大愛月刊裡頭比較適合。放在這本主打空靈路線的《當你途經我的盛放》總覺得矯情。

 

 


當然,一百個人讀同一本書,會生出一千種想法,我想這是所有愛書、讀書人都能理解的。

 

我無意攻訐扎西拉姆.多多的《當你途經我的盛放》,甚至我敢說我很喜歡它------只要它不要以今天我看到的這種拼盤方式呈現,特別是詩的部分,我想我會愛上它的。

 

 

 

 

 


當你途經我的盛放:一個行者的心靈旅程

• 作者:扎西拉姆.多多
• 出版社:寶瓶文化
• 出版日期:2011年12月
• ISBN:9789866249662

 

 

 

 

 

 

201202_love_4501.jpg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529155

 

 

 

 

內容簡介

  她那首「你見,或者不見我……」
  紅遍大江南北
  兩岸三地千萬網友,感動轉貼分享

 

  馮小剛電影《非誠勿擾2》,最動人的獨白!
  熱門電視劇《宮》片尾曲〈見或不見〉
  每一個嚮往自由的人都該閱讀的文字,
  它是來自人和自然互贈性情的心靈之歌!

 

  你見 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裡
  不悲不喜

  你念 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裡
  不來不去

  你愛 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裡
  不增不減

  你跟 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裡
  不捨不棄

  來我的懷裡
  或者
  讓我住進你的心間
  默然 相愛
  寂靜 歡喜
  ──〈班扎古魯白瑪的沉默〉

  你見或者不見我,那是一世的回望,
  不悲不喜,不來不去,
  眾生的歡愁,她為我們寫出了幾分明白,
  點透那一點無常……

  扎西拉姆.多多──
  一個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
  無情天下有情人的修行者

  她是扎西拉姆.多多,當代女詩人,一個真實又勇敢的行者。

  二○○七年,扎西拉姆.多多在個人博客發表「你見,或者不見我……」一詩,在兩岸三地掀起了瘋狂轉貼熱潮,千萬網友爭相詢問、走進書店找這首詩的出處,其作者一度被誤傳為六世達賴喇嘛、詩人倉央嘉措,後經法院判決證明,正名作品為扎西拉姆.多多創作;甚至在馮小剛導演的電影《非誠勿擾2》中,在最後的結局聽到全詩獨白;而今,我們終於盼得《當你途經我的盛放》成集問世。

  書中收錄她從印度旅行歸來的文字六十餘篇,並搭配二十餘幀行腳途中的攝影圖片,寫愛情、寫國度、寫旅行、寫個人生命與信仰的燦爛徹響。有些文字只第一眼就這麼愛上了,就像前世封印的胎記,鑲嵌在一個與靈魂等老的年代。每一個嚮往自由的人都該閱讀的文字,它是來自人和自然互贈性情的心靈之歌!

 

 

本書特色

  ★馮小剛電影《非誠勿擾2》,最動人的獨白!

  ★熱門電視劇《宮》片尾曲〈見或不見〉!

  ★她那首「你見,或者不見我……」紅遍大江南北,兩岸三地千萬網友,感動轉貼分享。

  ★「你見,或者不見我……」一詩,一夕之間爆紅,其作者一度被誤傳為十七世紀的六世達賴喇嘛、詩人倉央嘉措。這首感動千萬網友的作者,其實另有其人,她是扎西拉姆.多多。

  ★扎西拉姆.多多,最受中國大陸「小清新」歡迎的女作家,作品首度在臺灣問世。

  ★每一個嚮往自由的人都該閱讀的文字,它是來自人和自然互贈性情的心靈之歌!

 

 

 

 

 

作者簡介

扎西拉姆.多多

  原名:談笑靖,女,漢族人,生於一九七八年。
  作者微博:www.weibo.com/dorophy101
  作者博客:blog.sina.com.cn/dorophy101

 

 

 

 

 

 

名人推薦

李欣倫(作家)、李欣頻(創意人∕作家)、張德芬(身心靈作家)、鍾文音(作家)傾心推薦!

 

 

 

 

 

 

詳細資料

  • 叢書系列:Island
  • 規格:平裝 / 320頁 / 14.8*20.8cm / 普級 / 全彩 / 初版
  • 出版地:台灣

 

 

 

 

 

 

推薦序

 

最美的現代靈性詩  (身心靈作家∕張德芬)

  寶瓶文化發來扎西拉姆.多多的新作(散文+詩集),我看了不禁又驚又喜。早在心靈成長雜誌上,我就常常讀到她的作品,當時還以為是哪一位古代大師的創作,如此的深邃感人,我有時都會把她的詩作抄下來放在手機上不時品味一下。

  這次才知道扎西拉姆是位年輕的現代女性,而且是個虔誠的修行人。她的詩作「見與不見」被誤認為是第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的作品,廣為流傳,後來才澄清了是她的原創。倉央嘉措也是我最為喜愛的詩人之一,這位小女子的作品,居然會被誤認為是倉央嘉措的詩,可見得她的才情不一般。

  本書集結了許多她美麗的詩作,以及她多次訪問印度,參拜上師,並且到西藏遊歷的經過。讀完之後,我深切的感到多多虔誠敬愛上師的那顆發心,和她真誠樸實的性格與處世態度。有緣和她通了一次電話,得知她正在五臺山長期閉關修行,對她更加的崇敬了。

  這樣有才華的女子,能夠把靈性的修持,對上師的虔敬,以及對佛法的珍愛,用如此美麗流暢的文字表達出來,誠難可貴。很多她寫的情詩,都非常的打動我,但是我認為,這樣的一位奇女子,是不會拘泥於淺薄的男女情愛的,她所描述的那種刻骨銘心的纏綿、期待、深刻的感情,其實可以換成我們對於照見自性的一種渴望。

  就像倉央嘉措的詩:「轉山轉水轉佛塔,不為修來生,只為今生與你再相逢。」多多說:「我是你的四維、上下,你是我的過去、現在、未來,我們相愛,理所當然。虛空可以作證,我們的愛,比死亡還要理所當然。」這些詩作中的「你」,都可以換成「自性」、「高我」,所有修行的人都是在修自性,能夠見到自己的本性,才是修行的真正目的。多多的詩,讓我們更加印證了自己內在深處的渴求和對回歸本性的期待。

  這是一本值得珍藏的好書。

 

 

 

 

 

在多多的筆下嘆息 (寶瓶文化總編輯 朱亞君)

  會出版這本札西拉姆.多多的《當你途經我的盛放》,其實是從一個美麗的錯誤開始。

  年初時,看馮小剛《非誠勿擾2》的影碟,結局之前,男主角的生前告別式上,獨白了一首美麗的詩:

  你見 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裡  不悲不喜
  你念 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裡  不來不去
  你愛 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裡  不增不減
  你跟 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裡  不捨不棄
  來我的懷裡  或者  讓我住進你心間
  默然相愛  寂靜歡喜

  也許是因為籠罩在劇中角色死亡的悲愴之下,這首詩一字一字就刻在我心上了。電影一結束我立刻上網查作者。那時候網路給的資訊,作者是一生充滿傳奇色彩的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1683~不詳)。

  倉央嘉措是個傳奇,他不但是藏傳佛教的領導人,普渡眾生的活佛,也是一個著作無數才華洋溢的詩人。不同於其他活佛通常在幼年入宮,倉央嘉措坐床的時候已經15歲了,這個年紀早已有了情愛的觸動,更何況是生性如此敏感纖細的詩人心靈。

  但是住進布達拉宮的倉央嘉措,必須一手統領政治與宗教,還要精進佛學,恪遵最嚴格的戒律。這對內在如此自由浪漫的他來說猶如一座牢籠。他愛人,也渴望被愛。於是幾度華衣美服溜出宮去,也曾將情人偷渡進宮來。他寫了無數繾綣浪漫的情詩,也譜下了許多傳遞佛法的詩句,大多數你無法辨明那是對愛情的執著,還是對宗教的狂熱。

  倉央嘉措的人與詩句都令人著迷。那段時間,我努力的找了四五本有關他的簡繁體書來讀,但是挖下去,才發現這一首被誤傳為上師寫的好詩,真正的作者卻是個年輕女孩札西拉姆.多多(現經法院判決正名)。我繼續追索,等到我看到多多的書《當你途經我的盛放》,真正的著迷,真正的盛放才開始。

  多多是一個虔誠的修行人,他的詩與文中,同樣有著對佛法的追求,但更多的是靈徹的對愛的渴望與追求,還有能夠的放下與自由。

  寫情愛有時不難,體會到愛裡的自由與忍捨,才是最難的。
  除了〈見與不見〉,多多的另一首我很喜歡:
  所有的辜負都算我的 / 你且轉身歸去
  快 / 趁我掩面之際----〈易弦再聽之本事詩〉

  這豈是一首拒絕的詩?或許相遇應該在昨天,而不是今天,或許承諾比死亡更虛空,但如果有情的人不能在一起,那麼辜負之名就都算我的吧,有錯都在我,傷心留予我,痛苦留予我,你就走吧,我放手。

  還有一首寫愛的初始:
  我向白雪的林間拋出一捧更白的雪……
  我∕我僅僅∕我只想∕驚動你----〈無端麼〉

  在白雪的林間拋雪,白中添上一抹白,這有什麼意義?花不驚,風不醒,漣漪不起,戀人做這傻事幹什麼呢?願望那麼小,僅僅只求驚動你……驚動你來看著我注視我聆聽我,發現我的存在。

  這些細微的情感,18歲時我們在席慕蓉的詩裡沉吟,現在則在多多的筆下嘆息。

  除了詩,多多的散文涉及出走,旅遊,從尼泊爾到印度,雖是對宗教的追求,更多的卻是心靈的探照,明亮潔凈,在〈這樣愛〉這篇文章裡,她說:「一段好的感情關係,就像是真正上師與弟子的關係; 沒有希懼,沒有疑惑,篤定而又無有逼迫,自由而又不相捨離。」

  這樣愛。在札西拉姆.多多《當你途經我的盛放》的書中,這樣愛。

 

 

創作者介紹

讀讀。寫寫

TinaRay 蘋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