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心中始終住著這樣一個人。

淡淡的,最淺最淺的灰色,身影隨著時間越來越模糊,但,他一直都在。


距離最後一次親眼見面交談,已經是十年前的事情了。Google奇蹟似地找到他的照片,說來也是三年的事了。還是當年的笑容,當然臉頰圓潤了一些,陽光下的微笑裡也感覺經歷過很多現實的無奈。

 


那個人,變了嗎?變得怎樣了呢?

當年那個人唱著無印良品的『是你變了嗎』?是淺淺地責備妳的改變嗎?

 


大學畢業後,那個人服了兩年兵役,妳也在社會上工作了兩年。

那算是妳至今為止最慘澹的一份工作,慘澹的不是薪資、工作職位或其他,很單純,就只是妳工作必須面對的那些人們。

 


發牢騷的有,真的遇上問題的有,很單純來亂的也有,很慘的當然也有。後者最多。多得讓年輕的妳已經弄不懂甲比較慘?還是乙比較慘?

那時候,很年輕被呵護著長大的妳,怎樣都無法理解,碰上這種處境的人要如何活下去?該如何走下去?還有別的辦法繼續走下去嗎?------奇怪的是,這些人當然都活著,而且還是活著向妳和類似的機構探詢改變的可能性。

 


是你變了嗎 我的影子笑我的人好傻
是你變了嗎 我已經跟不上你的步伐
是你變了嗎 對你的感覺應該停止吧
已經不明白你的想法 已經不再看見你眼中的牽掛


不知道為什麼,KTV裡握著麥克風唱這首歌的那個人的聲音,一直沒有隨著記憶淡去。

妳只記得,一直記得,自己當時好想跟他說:人不可能沒被現實逼得改變,即使是最細微的變化,只要經歷過時間和現實的考驗,沒有人不會變。

 


『我變得讓你討厭了嗎?』

這句話,十多年了,放在心上始終沒勇氣說出來。

 

前些日子妳和男友C討論起《REPLAY重播》的故事,聽他說著如果他有機會回到大學時代會如何如何,他很激動說了很久,終於似乎記起電話另一端還有妳存在,問妳,如果妳有機會REPLAY回到二十歲去,要做什麼呢?

 


一直到今天,無人可說,真想直接坦白地對C說,妳會不顧一切告訴二十歲的那個他,妳--喜--歡--他--。

絕對,絕對不准猶豫,一定要,勇敢地說。

 


喔   長鏡頭
我們的回憶沒拍下太多淚流
只有涼風藍海和沙丘
到哪天碰頭   你輕巧回避我荒謬的舊傷口
故事結構   就不必追究

 


很驚訝,十幾年過後,有這首那英的 [長鏡頭] ,讓妳可以回應當年那個人的 [是妳變了嗎] 。

可是呀可是,要怎麼把這段訊息傳給那個人呢?

 


走筆至此,妳知道自己臉上應該掛著一種豁達後的、不得不的苦笑。


 

 

 

 

 

有些歌詞......感覺一定要經歷過很多感情的跌跌撞撞

讓時間療癒傷口之後........就會微笑著想一聽再聽

當時.....自己好傻 也好可愛

 

http://youtu.be/nMouwVdmhY0

「長鏡頭,我們的回憶沒拍下太多淚流,只有涼風藍海和沙丘,到哪天碰頭,你輕巧回避我荒謬的舊傷口,故事結構,就不必追究」。

過境千帆,走過繁華的釋然,能夠超脫的只有時­間,只有自己。

 

 

 

[ 長鏡頭    Long Lens ]     詞__小寒   曲__蔡健雅

 


看得見彩虹   我們卻都看不見風
於是愛看風箏被操弄   滿足好奇的瞳孔

突然間轟隆   倒也是仁慈的一種
不忍心看風箏被擺弄   雨季總那麼有系統



看得見彩虹   我們卻都看不見風
蠻橫是愛結束的幫兇   我們當時還不懂

突然的重逢   倒也是仁慈的一種
總算能換個緯度想通   我感激緣份這系統

喔   長鏡頭
我們的回憶沒拍下太多淚流
只有涼風藍海和沙丘
到哪天碰頭   你輕巧回避我荒謬的舊傷口
故事結構   就不必追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TinaRay  的頭像
TinaRay

劃錯重點的另類閱讀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