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CA8WCEAQ.jpg 

每個人的閱讀習慣都不一樣,我自己呢,我將自己的閱讀習慣歸類為『自然派』。對於一本剛拿到手上的新書,我的習慣是先看書名,由書名去猜測這個故事可能會寫些什麼,然後直接進入本文閱讀,等整本都看過了,再回頭閱讀封面或封底的文字敘述、作者、譯者、推薦文等等。


因此我讀《房間》時,一開始有些茫然。因為書名就是很平常的『房間』二字,連英文原書名也是『ROOM』,沒有主詞、所有格或形容詞,就是很單純的名詞『房間』,我實在聯想不出什麼------好吧,那就先讀本文吧。

 

其實《房間》這本書一開頭對我來說並不會感覺很難讀,因為我自己有個現年六歲的小姪兒,家人和他互動的對話也幾乎都是這樣,所以我可以理解《房間》的主角----五歲的傑克說話的方式、或者對於成人語言他能聽得懂多少、或者他聽不懂時會出現的反應。

再有一個,小姪兒也是標準『朵拉』粉絲一枚,書中前半段的情節,傑克的媽媽經常用電視上朵拉完成任務的方式去誘導傑克學習某事情,在我看來是相當熟悉且親切的。


小小孩由於只習慣一對一的對談方式,會在某一個時間點對於你、我、他如何正確使用產生混淆,這種事小姪子也經歷過,例如他會說:「你要喝水」,或「我是女生」之類的主詞弄相反的語言。

 

《房間》一整段文字讀過去,有時候心裡會想,嗯,作者真的把五歲小男生腦子的邏輯運作描寫得很好。

但是總有一些什麼,隱隱約約的不對勁………

 

以小孩子為主角語氣所寫的書,其實在近年來還蠻常見到的,例如《五歲時,我殺了自己》、《深夜小狗的神秘習題》、《黑暗的速度》(後兩者雖然主角年齡較大,但是因為自閉症的關係,或多或少還是讓他們的語言和思考比較年幼一些)。


但是《房間》裡面的傑克又讓人感覺不太一樣,他有個每天二十四小時都待在他身邊的親生母親,母親也很疼愛他,會給予適當的教育,但是------他對自身與外界的概念總是處於『裡面』和『外面』這兩個相對應的詞句而已,這一點讓我一直在一種不是很理解的狀況下,隨著書頁慢慢前進………


終於,當我瞭解傑克和他的媽媽發生什麼事情之後------感覺心頭揪了一下,這幾乎就是去年被發現的奧地利獸父事件的翻版,只不過《房間》一書中,傑克的媽媽是被陌生人老尼克所騙------我覺得自己在這裡使用了『只不過』一詞很不洽當,關係不是亂倫、被害者不是弱智,就會讓整件事情比較好過一些嗎?

當然沒有!這仍是一個相當殘忍的故事。


那個當年自己也還是半大不小的青少女、只有十九歲還在學校裡讀書的媽媽,一下子被丟入那樣的情境下,幾乎就是一樁人間慘案。被強暴而懷孕的她就是很典型『為母則強』的那類型的人,為了保護孩子傑克而堅強地活下去,後來又因為體認到,不可以讓傑克的成長是在這樣的環境之下,所以很努力也很勇敢地想出了後面讓兩人得以脫逃成功的方法。

 

其實我並不清楚奧地利那個真實事件的後續消息。因為所謂新聞就是這樣,沒有人去挖掘了,自然閱讀的一方就沒有資訊可吸收------當然,我寧願相信,那是新聞媒體的自律和同理心發揮,不再噬血、不再挖人瘡疤,還給當事人一個可以平靜療傷的空間。


但是對於《房間》這本書所帶給我的衝擊,還是相當大。因為就在所有人已經逐漸淡忘這件事情的同時,作者提醒我們,這個世界上還是存在許多不知為何存活的變態,正在暗地裡一步步摧殘著無辜的人們……。

 


房間   ROOM
• 作者:愛瑪.唐納修  ( Emma Donoghue )
• 譯者:張定綺
• 出版社:大塊文化
• 出版日期:2011年01月
• ISBN:9789862132180

創作者介紹

讀讀。寫寫

TinaRay 蘋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