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11.jpg

 

第一個奧德莉娜是個美麗的小女孩,每當我看著她的照片,總覺得她縈繞不去,好奇怪,我好想成為她,我因此心好痛。

我想要成為她,這樣大家才會像愛她一樣愛我,大家才會說我跟她一樣特別,但相反地,我又很想成為自己,以我自己的優點獲取大家拒絕給我的關愛

噢,爸爸告訴過我他第一個女兒的故事,他告訴每一個人。

我因此知道了自己不是最棒的奧德莉娜,不是完美、特別的奧德莉娜,只是第二個、比不上她的奧德莉娜。

 

 

 


V.C.安德魯絲( V. C. Andrews ) 的《親愛的奧德莉娜﹙My Sweet Audrina﹚》是一本結局完全出人意表的故事。由於受到過去閱讀《閣樓裡的小花﹙Flowers in the Attic﹚》系列所影響,未讀就先有了既定印象,以為《親愛的奧德莉娜》應該又是充滿大宅恩怨、畸形的親情、無助的子女和跋扈的父母,差不多就是這些元素所組成的書。

 


然而閱讀之後發現我的猜測通通都對,也通通都錯,該怎麼說呢?

 


《親愛的奧德莉娜》由「第二個奧德莉娜」為故事主述者,從大約十歲左右寫起一直到成年的經歷過程。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230954024362488/

 

Image 2.jpg

 

詳情


故事大師史蒂芬.金拍案叫絕:
2017年最棒的驚悚小說來了!

 

 

 


【新書簡介】


她們浴血生還,她們被上天眷顧,
她們被稱作—─最後的女孩。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半夜驚醒,她覺得有人在拉扯她左手的小指。

真可惜,剛才正做著一個好夢呢……

那是個很浪漫的夢,她夢見自己邂逅了一個男生,她和那人竟被一條紅線連結著,她確信對方就是自己的真命天子。

但是對方的臉上卻蒙著一層迷霧,怎麼也看不清長相。好不容易霧將散去,美夢卻戛然而止。

到底是誰拉扯她的小指害她醒來?

 

 

 


蘇部 健一的《紅線﹙赤い糸﹚》是一本出版於2013年的輕量級愛情小品。文字單純,故事清新又饒富趣味性,還有出人意表的偵探輕推理在其中,閱讀起來不會花太多時間,卻會令人想一口氣讀完,好趕快知道男女主角究竟是如何牽起紅線的。

 


雖說是小說,但故事的進行是由<跟著紅線走>、<真命天子綾瀨幸太郎>、<擦身而過的兩人>、<不及格天使>、<兩人自出生的那刻起就被命運的紅線綁在一起 >,五個小短篇串連而成。

 


故事由女主角果穗在情竇初開的國中二年級說起,校外教學出遊外宿的夜晚,睡到一半的果穗突然醒來,因為發現自己的左手小指被纏上紅絲線;半好奇半大膽的情況下,順著紅絲線的另一端走去,竟然發現一名男孩,這個男孩就是果穗未來的真命天子嗎?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4.jpg   中文版書封期待中......

 

 

那是個橫跨了三十多年的漫長故事。

 


「即使轉世,也一定要見到哲彥,如果是因為我一心抱著這個念頭,所以就有了這樣的結果,如果愛的深度是條件,很多人都有資格轉世。你太太的愛也不輸給我,也具備了同樣的資格。」

 

 

 


如果愛的深度是條件,很多人都有資格轉世。

 


佐藤 正午 的《月之圓缺﹙月の満ち欠け﹚》,一本寫滿愛的靈異小說。

 


《月之圓缺》是一本靈異小說,似乎不是那麼妥當,不過在我心裡,所謂「前世今生」、「轉世」都是太大、太玄的命題。與其說是不相信,毋寧說我害怕遇見。即便是如佐藤 正午《月之圓缺》故事中的因愛而回來,我大概也會覺得~~不用了謝謝,我真的會怕。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2.jpg

既然有受害者,就應該有加害者。造成這麼大的悲劇,到底是誰的錯。
......
他該恨誰才對呢 ?

 

 

 


罹患思覺失調症的男人,隨機殺了十二個正在公園遊憩的民眾,雖然被警方制伏,卻礙於日本刑法第三十九條規定 :

心神喪失者之行為,不罰。
精神耗弱者之行為,減輕其刑。

 


這樣的法律規定,讓殺人兇手只受到需要強制就醫治療的刑責。但,殺人慘案中的被害者和其遺屬,承受如此大的恐懼和巨變,一切,通通都回不去了......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   

 

......有時候人生就是如此。 自己的哀傷自己處理,沒必要假裝會有其他途徑。

 

 

 


馬修‧湯瑪斯( Matthew Thomas ) 的《別忘了我自己﹙We are not ourselves)》,厚達632頁的篇幅,用掉我兩天時間閱讀。但是這個閱讀並不有趣,甚至讀到中間很想放棄。

 


不太能知道作者寫作這本書的主題是想探討什麼,照顧早發性阿茲海默症病人的辛苦? 美國白人中產階級曾面臨的社會變遷? 愛琳這位女性生命史? 或許三者都有?

 


但可惜了,正因為書裡能挑出的主題這樣多,書寫變成一種嘮叨而繁複的過程,閱讀起來故事冗長而粗線條。在《別忘了我自己》一書的閱讀過程,感覺像在聽一位老人家無主題的叨叨絮絮,天長地久的沒完沒了。

 


雖然所有人都知道寫小說的技巧是先有主幹再發展出枝葉,但只懂加法而不懂減法的貪圖多言,終究會讓讀者失去閱讀方向,結局就是可惜了書中一些好題材。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萬芳 2018時間仍然繼續在走高雄巨蛋演唱會

 

 

https://ticket.ibon.com.tw/Web/ActivityInfo/Details/32164

 

 

Image 1

 

 


生命走到這裡

我越來越珍惜每一次相聚

如果我的歌曾經帶給你勇氣

謝謝你們給我力量

我是萬芳

2018年12月8日 我在高雄巨蛋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   

 

我們的命運可以是這樣,也可以是完全不同的結果,因為我們的人生從沒被記錄下來。也許我們根本不會存在,即使存在過,也無人知曉。不管怎樣,我們永遠都活在歷史的背面,在歲月如縫線般的痕跡中,真實而隱形地活著。

 

 

 


滾滾歷史洪流下,絕大多數人都是無名的螻蟻,莫名被生下,苟且地存活,無聲地死去。

 


命運也總在人生中見縫插針般地置入悲喜劇,開著人們玩笑,令人無從防備也無力招架。

 


瑪麗亞.杜埃尼亞斯( Maria Duenas ) 的 《時間裁縫師﹙El Tiempo Entre Costuras﹚》說的正是一個動盪大時代底下,被命運安排的人們的故事。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  


螃蟹說得無比陶醉,就像壞女人似地,舌粲蓮花。在牠那宛如數珠般烏黑晶亮的眼中,映照出我的身影,完全被收納其中。每次看到出現在螃蟹眼中的自己,便很懷疑我真正放手,結束這一切的日子是否真會到來。

 

 

 


只是偶然到海邊走一趟,「我」半無聊似地帶回一隻五公分大的螃蟹;回家放在房間的魚缸裡,卻感覺能和螃蟹心靈相吸般地溝通------螃蟹要吃很多人類的食物,特別是肉類;螃蟹會看電視和報紙,所以天南地北的聊天都難不倒它。為了滿足螃蟹越來越大的食慾,原來每天在家擺爛的「我」只好外出打工,賺更多的錢來買螃蟹的食物。

 


「我」與螃蟹過著親密室友般的生活,無所不談,而螃蟹也一天天長大,在螃蟹發現主人身上的錢所能買的食物已經不夠它吃時,正好主人與女友吵架並在無意間勒死了女友,主人「我」突發奇想~~能不能讓螃蟹來吃掉女友屍體呢 ?

 


充滿畫面感的故事,在日本新銳作家倉狩 聰( 倉狩 聡 ) 的 《蟹膏﹙かにみそ﹚》中登場了。《蟹膏》一書有兩篇中篇小說,一則是描寫人與螃蟹的<蟹膏>,另一則是描寫人與百合花的<百合的火葬>。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Image 1  

 

遺體是兇手藝術創作的唯一主題,卻靜靜躺在那裡,不能發聲,死者內在的驚駭被漠視了。

 

 

 


最近的推理小說閱讀,很大部分是二十甚至三十年前的日文推理作品,因此彷彿也陷入一種遙想當年的情懷中(笑)。因此今天這本原著發表於2013年,由西班牙女作家朵蘿芮絲.雷東多( Dolores Redondo )的《隱形守護者( The Invisible Guardian )》大有讓我回到今時今日閱讀典型歐美推理小說之感。

 


朵蘿芮絲.雷東多的《隱形守護者》,寫作筆法不愠不火,故事流程也大多照著時下常見的歐美推理小說格式去走。

 


西班牙巴斯克省的庇里牛斯山區小鎮發生了一連串的殺害青少女命案,警方高層下令由原籍就在此的艾瑪亞督察負責這樁連環命案處理。回到故鄉辦案有人脈眾多的好處,但也讓艾瑪亞督察一部分的情緒回到小時候 ; 原來兒時她曾受到親生母親嚴重虐待,那些過去的記憶,她以為現在的自己已經夠堅強能全部遺忘了,沒想到,辦案過程的壓力讓她最痛苦的童年回憶不斷湧出。

 


艾瑪亞督察能克服自己長久以來壓抑的心魔,並且揪出連環命案的殺手嗎?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4      

 

我喜歡旅行,喜歡踏上「旅途」。每當踏上旅途,總是心情平靜,身心徹底放空,充分感受舒服的風吹拂。

 

 

 


溫暖而療癒,是一貫原田 舞葉(原田 マハ)的寫作風格。在《歡迎回來,旅人(旅屋おかえ)》書中也不例外。

 


《歡迎回來,旅人》書名本身就有撫慰人心的效果,故事也如書名所說,有旅行的人。而旅人無論走多遠、走多久、走到了哪裡、遇見了什麼,最後還是有一個地方等待他的歸來。然後送上一句「歡迎回來,旅人」。

 

 

 


成為「代理旅人」後,我深刻體會到,每個人都有各自不同的旅行方式。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快照-11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對名叫西田知明和清原奈津美的青年男女。雖然他們不知道對方的真實姓名,但在相遇的第一天,就墜入情網------」








故事有那麼簡單就好了。之後也就沒有那麼多人痛苦、難堪、悲傷。但故事的一開頭,真的是這樣的。只不過後來……




法月 綸太郎的《二的悲劇﹙二の悲劇﹚》發表於1994年,旋即在隔年入選『這本推理小說真厲害!」1995年度10大最佳推理小說以及「探偵小說研究會」1975~1994年本格推理小說BEST 100等獎項的肯定。得獎並非偶然,而是『這本書真好看』的必然。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快照-11  

 

每當我想起她這樣的童話人生,就會覺得我們的痛苦,根本就不存在這陽光普照的世界,而是僅限於那潮濕且陰暗的井底才會有的故事。想著想著不覺一陣辛酸,真不知是我們自己造成的,還是有人把我們導向那裡去的。








我後來,長大了,自己實際進入到幾個完全不同類別、不同屬性的行業工作,可還是覺得,最不屑中學和小學老師、還有那一整個矯情的工作環境------真的為了春風化雨、好好教育學生而當老師嗎?不是耶,我覺得他們是在想那再也不會來臨的18%公立教師退休金優惠存款吧……雖然與本書不大相干,但閱讀時依然忍不住想起這些。這是一種很深的偏見,我承認;但,正因為看過太多這樣的老師,所以有這種主觀應該不算我的錯。﹙笑﹚




朝比奈 明日香﹙朝比奈あすか﹚的《自畫像﹙自画像﹚》,整本書分成兩個故事的敘述,一開始當然是佔幅最多的田畠回憶不堪的國一時代;後半部則是當田畠已經成為一個自由的大學生之後,巧遇當年被認為全班最美的女同學琴美和最醜的女同學蓼沼,這兩位竟然一起從事某個工作,深感這份工作非常有意義的田畠毅然決然加入。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快照-5  

 

回過頭看,那一天真得很幸福。但是,這樣的日子再也沒有到來。








從九歲起就因為同住一棟大樓、同年齡、就讀相同的國小,書中主角小吾和小瑞變成好朋友。從此之後,國中、高中、乃至讀同一所大學、連大學的住宿和打工也一樣,兩人就像分不開似的,一直選擇同在一起。




小吾偶然進入演藝圈,大紅大紫。小瑞與小吾終於走上完全不相同的道路,彼此也甚少聯絡。直到某一天小吾請小瑞在晚上九點到他所這的豪華公寓見面,準時到的小瑞卻發現,小吾早已上吊身亡。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快照-3 

死,我因為這個過於簡單純粹的事實而頭暈目眩。
然後,我甚至覺得那份純粹很美。那種美,凌駕了、超越了眼前燦爛的黃昏景色。我感覺自己已經無法回到普通的世界。








彷彿一場黑色哥德風的冒險,活生生在大太陽底下低調登場。




岩井 俊二原著發表於2012年的《吸血鬼﹙ヴァンパイア﹚》,一本充滿奇幻感、故事感和視覺感的華麗五星級佳作。讀完一遍還想再讀一遍,享受作者獨有的文字映像化的魅力。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快照-2  

 

世界是個艱難的地方,對於那些懷抱希望的人來說,可能更艱難……








《愛情不保證﹙Love May Fail﹚》是一部典型美國幽默風格的愛情小說。一開始翻了幾頁,感覺有點『雞肋』,正在猶豫要不要花時間繼續讀下去時,發現作者馬修‧魁克﹙Matthew Quick﹚原來是《派特的幸福劇本﹙The Silver Linings Playbook﹚》的作者,幾年前讀過這本書,印象還不錯,因此就繼續了《愛情不保證》的閱讀。


我讀 馬修.魁克的《派特的幸福劇本》   http://fangkuo0917.pixnet.net/blog/post/36886600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快照-1    繁體中文版書封期待中......

 

……喜多嶋老師柔聲說:「不用奮鬥也沒關係喔。」








多希望我的人生中,有人曾經溫暖地對我說過這樣的話。可惜,沒有。過去沒有,現在也沒有。每個人都對我說:「加油!」這樣的人生,已經走了這麼遠、這麼累,有什麼油可加呢?我到現在還是不懂其他人的想法。




但相對的,我懂《鏡之孤城﹙かがみの孤城﹚》故事中的小心。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快照-1  

 

嗜讀推理小說,不,擴大到『類型小說』的讀者也成,積累了一定的閱讀量之後,肯定會察覺出潛藏其中的『承繼』與『革命』性格。……也就是說,類型本身的發展不受箝制,具有高度的可塑性,因此在不同的時代背景與地域文化中,其核心價值與書寫閱讀趣味,講得白話點,就是大眾的、主流的風格調性,就會出現或綿延或斷裂的現象──可能來自讀者的閱讀需求,或是寫作者的文字魅力,亦或是文學評論者與出版社積極經營鼓吹所致。------by冬陽(推理評論家),導讀 〈一個推理迷的熱情與苦惱〉








法月 綸太郎的《一的悲劇﹙一の悲劇﹚》發表與得獎均在距今約30年前的1990年代初期,就如同書前序、台灣推理評論家冬陽寫的導讀〈一個推理迷的熱情與苦惱〉其中幾句重要的話~~

類型本身的發展不受箝制,具有高度的可塑性,因此在不同的時代背景與地域文化中,其核心價值與書寫閱讀趣味。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快照-2  

 

據說吃了油菜花,角貝雞柳就一命鳴呼了。
……
若要讓角貝雞柳復活,首先要在三百六十五天內,找齊四個零件,四個當中只要缺了一個,角貝雞柳就不能復活。








所謂的四個零件來自活人人體,包括:『白花圖案』的眼珠、『天使的號角』形狀的臼齒、『高功能、可以清楚聽見半徑五十公尺之內無數對話』的耳朵、『開著一朵小小紅花』的肚臍。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快照-1         快照-3  

 

「……但即使如此,若我沒好好道別,她們也無法踏出人生下一步,不是嗎?」








分手要好好道別,讓對方清楚明瞭,然後祝福對方踏出美好的新一步------這也許就是男主角星野一彥能吸引這麼多女性與他交往的特殊魅力吧,溫柔、誠懇、設想周全、有責任感……,但又換個角度想,這樣能一口氣『五劈』的男人哪有責任感可言呢?無論有沒有發生欠債被抓事件,他的同時劈腿五名女性,同時讓五個女生都心碎,想想實在令人唾棄。




文章標籤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