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1.jpg

 

「最令人擔心的是,檢查後發現癌症復發。」
「因為副作用而被迫中止治療,也讓人很心煩。」
「我最怕的是,連嗎啡也無法止痛......」

 

 

 


對於死亡一直心嚮往之,終於也走到初老,可以想想死亡這回事的時候了。雖然明知如何死亡並不在自己所控制中,但我還是有這樣的想法,讓我以癌症死亡吧! 檢查發現是癌症,我會很開心,有轉移更好,不接受任何治療,把該交待的後事交代完畢,然後靠著止痛的嗎啡,平緩地走完一生。真是個好夢,希望我這被惡搞到亂七八糟的一輩子,能換來最後時光我所想要的結果。

 


久坂部 羊 ( 久坂部 羊) 的《惡醫(悪医)》以兩條支線互文交錯著書寫~~

 

病人是五十二歲的男性。兩年前他接受了初期胃癌的開刀手術,十一個月後發現癌症復發,且已經轉移到肝臟。

醫師是三十五歲的外科醫生。兩年前他執刀的初期胃癌病人十一個月後癌症復發,且已轉移至肝臟。

......

這位病人嘗試過各種療法後,癌細胞仍從肝臟轉移到腹膜,最後能用的藥物都用完了。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2.jpg

 

教室裡的這幾個人,很不協調。我們這些人通常不會一起混。或許會在計程車罷工時的捷運站月臺上,或是火車的餐廳車廂上遇到,但不會在教室裡。

一陣類似臭雞蛋的氣味飄過;灰濛濛的空氣裡,散發著濃濃的硝煙味。除了我以外,所有人都中彈了。我所受到的,不過就是一塊瘀傷。

 

 

 


選書閱讀經常是三種結果;一是只讀前幾行就愛上這本書,然後買回家慢慢啃;二是翻兩頁就發現這本書不是自己的菜,那便留下來給合胃口的讀者購買;第三種最尷尬,封底的書籍簡介寫得字字動人,翻閱內容卻感覺普普通通......要不要買呢?通常這時我會看出版社,如果這間出版社過去出版的書籍我很愛,就會買下來,至於閱讀過後......要嘛彩蛋,要嘛臭蛋。

 


我是真心喜歡愛米粒出版的書籍,但是這本莫琳‧派森‧吉莉特 ( Malin Persson Giolito) 的《流沙刑(STÖRST AV ALLT)》卻讓我遇見一個大臭蛋。想要閱讀這本書必須有兩個先決條件,其一,真心喜歡了解青少年在想些什麼,其二,要受得了整本書女主角瑪雅多達384頁的碎碎唸和眼中風景。我很後悔自己買了這本書......

 


莫琳‧派森‧吉莉特的《流沙刑》描寫高三女學生瑪雅和男友屠殺某間教室中六名老師與學生後,瑪雅自稱出於自衛,在眾人死後槍殺男友,同時男友的父親也被發現在更早一個鐘頭在自家遭兒子槍殺,當時瑪雅也在場。而檢警調出瑪雅與男友的簡訊通聯紀錄,發現她在屠殺日的前一晚曾經寫過一封簡訊給男友 ,「殺掉你父親」,內容簡潔到令人毫無懷疑。被關進看守所九個月之後,瑪雅進入法庭審判階段。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不行嗎?我只對賺錢有興趣,而且縱使自己沒有資金,卻能動用別人的錢謀利才有意思呢。我最在意的是,憑自己的力量到底可以賺到多少錢,換句話說,就是憑一己之力與賺錢做較量。」

 

 

 


很想知道其他讀者閱讀完山崎 豐子 (山崎 豊子) 的《女人的勳章(女の勲章)》一書,對於書中靈魂人次銀四郎是怎樣的感覺?我必須說,個人非常非常喜歡他,喜歡他的愛賺錢,喜歡他無所不用其極、想方設法賺錢。賺錢是一種美德,社會學家馬克斯·韋伯(Max Weber,1864-1920)早在《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The Protestant Ethic and the Spirit of Capitalism)》書中就分析過了。(沒事,只想提醒自己曾經拿過一個社會學碩士的學位而已,哈。)

 


不知怎的,先前竟然錯過2007年最初中譯版的《女人的勳章》,要直到十年後才猛然發現,自己好險沒錯過這本山崎 豐子的鉅著。斯人已逝去,留下著作等身以及書迷的永遠懷念。

 


偷翻一下版權頁,《女人的勳章》竟然是創作於56年前! 試想1961年的日本,當時仍舊保守的社會風氣中,山崎 豐子能以一介單身女子之姿,在1957年發表第一部中篇小說《暖簾(暖簾)》和第二部《花暖簾(花のれん)》之後的兩年,隨即創作出中譯本厚達500頁的鉅著《女人的勳章》,只能說,這是天生的作家,注定未來會影響一個世紀以上的日本文壇偉大作家。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5.jpg

......無論妳在另一個世界如何痛罵我或同情我,很遺憾,我通通聽不見。人一旦死了,就此完結。我倆,都太小看活著的時光了。

我也曾經多次想過去那邊。說到那邊,好像是指妳身旁,但並不是。總之,我每每有股衝動想要索性脫下「我」這個粗俗的盔甲。然而,要在不給人添麻煩的情況下去死相當困難。死亡,就是會造成麻煩。物理上固然如此,對別人的心情,也同樣會造成麻煩。妳們的死,就是最明顯的例子。就像妳住這樣死於意外事故都會如此。真的是很麻煩。

 

 

 


在世界上無親無故三年之後,我在西川 美和的《漫長的藉口(永い言い訳)》讀到這樣一長串文字,它寫盡了我的心聲~~


我也曾經多次想過去那邊,但並不是指妳身旁(我們也許永生永世都不要再見面了會更好,否則我不知道要如何比恨妳到極點再更恨一些)。總之,我每每有股衝動。然而,要在不給人添麻煩的情況下去死相當困難。死亡,就是會造成麻煩。真的是很麻煩。我不想像妳那樣,厚著臉皮給別人添麻煩,而且一添就是添上別人的一輩子。


總歸一句,我是深深恨 妳/你們 的,妳知道嗎?

 

 

 


作家衣笠幸夫和妻子夏子之間已經毫無感情可言,只是過著行禮如儀的生活,夏子與姊妹淘大宮雪一起出遊時,遊覽車發生意外,兩人當場身故。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2018 徐佳瑩 是日救星巡迴演唱會旗艦返航版 高雄巨蛋】

 

Image 2.jpg

Image 3.jpg

 

 

轉載自~~https://shop.dmarketnet.net/application/UTK02/UTK0201_.aspx?PRODUCT_ID=N00SWM1D

 

 

2018 徐佳瑩 是日救星巡迴演唱會旗艦返航版 

2018 You Make My Day - LA LA HSU concert 

 


想要而看見,感動而奉獻,
末日之前,腦出未來,
特製一個,屬於自己的救星。
在各有所需的拯救中,向外尋求的給予有限;
在各自經歷的苦難中,向內直視的治癒無限。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有一種情愛,從一開始,就是為了要遺忘。

這是一個關於遺忘的故事。

她說,她與他之間,從一開始起,就必須盡全心力的致力於「遺忘」。

還無需多說那詩人的名句:

愛情太短而遺忘太長。

 

 

 


太喜歡李昂不受傳統拘束的女性情慾書寫,於是從國中時代閱讀《花季》開始,一路下來的《殺夫》、《暗夜》、《迷園》、《看得見的鬼》乃至現在這本《睡美男》,作家隨著自身年齡的往前,不斷創作出以本身年齡為原型的女性故事。作家年齡漸長,讀者如我也即將進入到初老的近五十歲,經歷了書中人物的經歷,閱讀上總是比其他作家的作品更感覺親近一些。

 


李昂的《睡美男》書寫過五十歲女性殷殷的一段情,透過單人健身課程的近身接觸,她迷戀上日日可以見面的三十初頭歲教練Pan。殷殷迷戀上Pan是個事實,然而Pan有沒有同等的心意對待殷殷呢?文中沒有明寫,字裡行間似乎感覺Pan半透著曖昧、半是個人無聊時有時無地「撩姊」; 說好聽是人際的有來有往,實則輕浮地令我不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真愛之路從不平坦。

 


拜囉,愛黛兒。哈囉,露易絲!
真的愛一個人,就要放手讓對方自由?好一句胡說八道,鬼扯 !

 

 

 


莎拉‧平柏羅 (Sarah Pinborough)的《三人要守密,兩人得死去(Behind Her Eyes)》算是近期難得一見的、微妙且懸疑絕頂的一部小說。

 


單親媽媽露易絲前晚才縱情酒吧,遇見一位看對眼的男子,哪知隔天上班時卻發現這位名為大衛的男子竟然是她在精神科診所的新上司。尷尬呀,尷尬到家了! 但,露易絲喜歡大衛且大衛也同樣喜歡露易絲,這份微妙的情愫在兩人相處過程中日益成長發芽。

 


除此之外,大衛剛擔任上司沒幾天,露易絲在送兒子上學的路上,偶遇見大衛醫師的太太愛黛兒,忍不住想窺探新愛之人如何與妻子互動,露易絲與愛黛兒變成好友。從此露易絲站上最微妙的角色,她是丈夫外遇的情人,同時她還是妻子唯一的好朋友,偷窺這樣一段夫妻生活,露易絲將會付出怎樣的代價?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Image 2.jpg

 

無論同樣的人生重來多少次,還是能按照不同的順序認識對方,這是多麼奢侈的事,如果能用比上次更聰明的方法,和林太郎締結更深更深的關係......
霧子心想,這次一定要讓堅信「自己活不長」的林太郎知道,「絕對沒有那回事」。
人可以靠自己的意志改變命運。

 

 

 


利用部落格的「文章搜尋」功能,key in 關鍵字「白石 一文」,發現有九篇閱讀心得,所以發表於2014年的《踏上他走過的不可思議路程(彼が通る不思議なコースを私も)》,應該是我的第十本白石 一文閱讀。

 


會長期閱讀某一位作者的作品,表示我是喜歡這位作者的故事題材或寫作風格的,但,《踏上他走過的不可思議路程》卻讓我讀得相當有惡感,我不喜歡這本作品。

 


不喜歡的原因很多,我討厭書中男主角林太郎,故事中他之所以會追求霧子、和霧子結婚,說穿了只是因為霧子和他不幸去世的前女友「散發出相同的味道」,而擁有那種味道的人,林太郎認為他們都會死於生產過程中。所以他與霧子結婚,其實也許霧子本身這個人對他可有可無,霧子可能只是前女友的替代品,林太郎只是想救霧子來彌補當年前女友之死的內疚。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初秋的天空萬里無雲,午後的陽光從後方照亮泛白、乾燥的道路,使路中央的幼童行列顯得異樣。想回家的心情自然地湧現,他們不知不覺面向來時路。就在這時,一輛銀色的公共汽車隨著警笛聲奔來,十二名孩童的心情瞬間融合為一,退到狹窄道路旁的草叢內,成列迎接公車。連琴江都不哭了,一心盯著公車看。公車拖著煙霧似的灰塵,嗡嗡嗡地通過他們眼前。車窗邊出現一張意想不到的臉。

「哎呀,哎呀!」對方似乎這麼說,公車下一刻便通過他們眼前了。是大石老師。
  
「哇!」

大家忍不住發出歡呼,衝到馬路上,追著公車跑。腳程飛快,不知道力氣是從哪來的。

公車在途中停下,女老師下車後又開走了。她撐著拐杖,等不及大家來到身邊便大聲呼喚:

「你們到底是怎麼啦?」

沒有人跑過去揪住她的手。懷念的心情和某種恐怖使他們呆立原地,無法靠近她。

 

 

 


壺井 榮 (壷井 栄) 的《二十四隻瞳(二十四の瞳)》,一個長達十數年的故事。大石老師來到小島另一端的學校,擔任一年級新生的指導老師,一年級有十二個學生,善解人意又親切和藹的大石老師在很短的時間便擄獲了全班孩子的心,可是,一次意外中,老師扭傷了腳,無法再幫孩子們上課,思念老師的十二個孩子決定走路去探望老師。

 


才小一不滿七歲的孩子,探險似地展開這段旅程,是人生的第一次,卻也象徵著所有孩子的未來------故事中,老師與孩子一起,對於生活或生命,從此都只能向前走去,沒有退路了。大石老師與十二名學生未來還會發生怎又動人心弦的故事呢?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7.jpg

「被殺了。」功一重複一次,語調平板,「爸爸媽媽都被殺了。」
 
這下子泰輔總算聽懂了,卻不表示真正了解狀況,他沒來由地露出笑容,覺得大哥是不是在跟他開玩笑。
 
看到在功一背後靜奈睡得香甜的那張臉。
 
泰輔的雙腳顫抖了起來。

 

 

 


十四年前下著英仙座流星雨的夜晚,就讀小學六年級的功一帶著弟弟泰輔和妹妹靜奈一起偷溜出門看,回家時卻發現父親與母親躺在客廳的血泊中已經死亡,弟弟似乎見到殺人兇手一面,但畫出凶嫌模樣的圖,卻對追查案情毫無幫助;殺人命案變成懸案,三個孩子被送進育幼院,直到十八歲成年才得以重聚。

 


重聚後的三兄妹發現各自都曾經在求職就業方面遇到詐騙,因此突發奇想~~與其要呆呆地讓人詐騙,為何不自己先當詐騙者;於是三人組成詐騙集團,以妹妹的美色騙過許多男人的金錢,就在大哥功一決定要金盆洗手,再做一筆詐騙就改邪歸正時偶然發現,眼前這名待宰肥羊不尋常,他的父親似乎就是當年的殺父弒母兇手。三兄妹要如何揪出十四年前這名兇手的犯行呢?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絕色莫文蔚25週年世界巡迴演唱會 2018 台北站】

 

Image 4.jpg

 

轉載自~~https://tixcraft.com/activity/detail/18_KarenMok

 

絕色莫文蔚25週年世界巡迴演唱會 2018 台北站

 

 

當所有曲折都已成感動 我們在中場相遇

用積累25年的能量與信念 化作中場盛典的榮耀

都因『蔚』她而來 『蔚』她感到驕傲

莫文蔚出道25週年四度攻蛋  創下香港女歌手在台開唱紀錄

跟歌迷提前共度歡樂耶誕

 

出道25周年,至今發行了超過30張專輯、7度入圍且2度獲得金曲獎最佳女歌手、舉辦超過75場個人演唱會的莫文蔚,將於今年12月22日第四度攻蛋,創下香港女藝人在臺北小巨蛋開唱最多次數的紀錄!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7.jpg    中文版書封期待中......

讀書是最棒的個人體驗,每個人的感觸當然不同,讀者沒有義務要努力理解作者想傳達的主旨,只要讀得開心就好,心得不需要和大家一樣。

 

 

 


距離東京都心兩小時半的荒涼電車站月台,有一間號稱「去那家書店,自然會遇到當下最需要的書」的金曜堂書店,為了確定這是否為都市傳說 、也為了尋找一本心中所想之書,全國最大連鎖書店長男、就讀大學的倉井戰戰兢兢地踏入店裡,從此展開幾個溫馨又有趣的故事。

 


<想看的書遍尋不著>是名取 佐和子《星期五的書店(金曜日の本屋さん)》的首篇,既然放在首篇,自然有其作為領頭羊的存在意義~~

讀者沒有義務要努力理解作者想傳達的主旨,只要讀得開心就好,心得不需要和大家一樣。

很溫柔又實際的一段文字,寫出的是所有閱讀人的心聲。年少讀書經常感想和其他人不同,我以為是叛逆所致,又過了十幾二十年的閱讀生涯,還是覺得有異於其他書友對閱讀書的自我看法,被身邊朋友公認常態性的畫錯重點讀書是我的強項,因此成立了這個閱讀部落格,煮字療飢也煮字療疾------ 藉著躲進書裡的世界,忘掉實際生活接踵而來的複雜挑戰。

 


至於問我有沒有像書中主角一樣有「想看的書遍尋不著」的書?真的有。我記得是還沒上國小之前,應該是民國六十六年前後,翻閱正在就讀醫學院的姑姑的藏書,其中有一本名為《一個精神科醫師的日記》,不懂的字就查字典,專有名詞就利用姑姑回家時發問,直到有天被家人發現我正在讀這本(莫名其妙?笑)的大人書,書就被沒收了,從此再也沒有見過。雖然現在已經完全記不得內容,但,想找出那本書重溫的念頭仍舊很強------也許我也該搭電車去一趟金曜堂書店?!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無論看似多麼不幸的時刻,每個人都只是在每個當下拼命活下去而已。幸或不幸,或許只是事過境遷後回想起的遙遠景色。

 

 

 


一樣是北海道道東荒涼小村落,一樣是渴愛而不得愛的女性,櫻木 紫乃(桜木 紫乃) 的《愛的荒蕪地帶(LOVELESS)》像和書中主角百合江有仇似地,把這個可憐女人的一生透過文字描寫得更悽慘。

 


從小生長在貧瘠的生活環境,會家暴的父親,懦弱嗜酒的母親,無情的手足;長大後,百合江拼命遠離故鄉,在巡迴劇團中擔任演唱工作,從日本最北端唱到最南端,又從最南端唱回最北端,總是居無定所地過著流浪般的生活。

 


直到劇團解散,百合江與相處得來的搭檔一起做雙人演出,卻也在這過程中半愛不愛地懷上搭檔男人的孩子,孩子生下的那日,男人逃了。「怎麼樣日子也都過得下去吧」,從小就懷抱著這種輕鬆(不負責任?) 想法的百合江在妹妹里實的幫助下,先是與女兒綾子二人過了一段平淡卻踏實的自給自足生活;隨後又在妹妹里實的介紹下,嫁給自己也不怎麼特別愛的男人,再次懷孕需要剖腹產,因此百合江將綾子託給沒有血緣關係的婆婆照顧幾日;沒想到可以出院當天,卻發現綾子被販嬰集團給帶走了。

 


抱著新生兒理惠的百合江未來會如何度過看似慘澹的一生? 能再幸運遇見好男人嗎? 有生之年能找到失蹤的女兒綾子嗎? 最後如何終老? 讀櫻木 紫乃的《愛的荒蕪地帶》像看了一部長長的電影。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83KRL3_image_l.jpg

對,我們曾經拚了命去尋找治療小暮小姐的方法,結果「尋找療法」本身就是錯的。
因為那樣的療法根本不存在,甚至沒必要存在。
不存在的東西,怎麼可能找得到?

 

 

 


書腰上寫著,岩木 一麻 的《癌症消失的陷阱(がん消滅の罠 完全寛解の謎)》是2017年「這本推理小說真了不起 大賞」得獎作,並且形容本書為~~「醫療本格推理傑作終於誕生」!

 


於我而言,這本書的得獎的確實至名歸,一向不大能接受本格推理的我,竟然能一口氣讀完《癌症消失的陷阱》,而且也認為,這本「醫療本格推理」小說真了不起。

 


從23歲和癌症惡鬥到45歲,漫長時間中我看過許多癌症病人,經歷細胞的「變異-->轉移-->完全緩解」或是「變異-->轉移-->死亡」,就算醫學界有所規則可言,但例外的比例絕不在少數。有人第三期大腸癌沒有化療,存活了30年以上;有人明明是一期乳癌作完全程化療及電療,緩解15年後又復發;有人才剛發現四期胰臟癌立刻住院,隔天就連任何治療都來不及做,就在睡夢中走掉。

 


要我相信癌症或癌症治療自有一套有序列的規則與特定反應,毋寧說,我不相信。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震顫崗是美國最早期出現的計畫社區,這個城鎮自詡為先進發達、種族平等、祥和靜謐的典範。所有細節都經過精心規劃,非常重視表面功夫。  By  伍綺詩 <中文繁體版序文>  

 

 

「消防員說到處都有小火苗。」蕾西說。「有多個起火點,很可能使用了助燃劑,這不是一場意外。」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一句話道盡伍綺詩 (Celeste Ng) 的《星星之火(Little Fires Everywhere)》書中所鋪陳的故事。

 


眼前的這場理查森太太豪宅家中大火,是個性古靈精怪又不擅長與人溝通的么女小伊,在大宅一間又一間房間裡,逐一點燃一小團火勢,由點點小火燃燒而成,最終引起的大火--------這是故事中有形的「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而故事中無形的「星星之火」呢?它們無時無刻來自每個人情世故的轉折------理查森太太同情弱勢單親媽媽蜜雅,而將位於震顫崗另一頭的房子已便宜的價格租給蜜雅與女兒珍珠,而且還自認是善意地雇請蜜雅擔任她家中的清潔管家工作,小小幾個無心的動作,看在當事人眼中,已經是一種階級歧視了。這裡,點燃一坨小小的憤怒之火,沒有人注意到。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1882581568716788/?active_tab=discussion

 

 

83KRL3_image_l.jpg

 

 

詳情


就像人與人的邂逅,
在那一天、那一瞬間、那一地點,
才能遇見屬於我們的命運之書?


★日本讀者感嘆:「透過和書本相遇的成長太過美好,真希望我能早點領悟!」


招募10位試讀愛書人,搶先閱讀獨步文化2018年10月新書《星期五的書店》部分內容,閱畢後須公開在個人SNS(個人部落格、FB網誌或IG、PLURK等)上貼出500字以上的讀後心得(使用FB網誌者需同時發表在塗鴉牆),並將心得網址回傳至官方信箱,如期繳交心得者,即可免費獲得《星期五的書店》新書一本。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4.jpg

我們不奢求幸福的家庭。有一點點不幸也沒關係。可是,只要多一點點、一點點就好,希望父母親能正常一點。

 

 

 


大抵也是因為也遇上一對不負責任的爛父母------一個是生下你就不負責任地離開,另一個把你養大是為了掩飾不想關心你的心虛、也順便等你長大後當成她的奴隸般使喚------所以遠田 潤子的《安傑爾之蝶(アンチェルの蝶)》書中,藤太、秋雄、伊純對父母的恨,我很能理解。對於生長在這樣家庭中,不會只有恨,而是非常非常恨。

 


遠田 潤子的《安傑爾之蝶》一書,以作者經常使用的筆法,「恨意」和「回憶」所造成的悲劇,讓無辜地當事人默默承受數十年而無法為自己開口;原本就是悲劇,卻因為想擺脫爛父母而更加悲劇。這樣的人生讀來很慘淡,自己親身經歷過更不知道這個錯誤該從何時修正起。即便爛父母都死透透了,還是恨,想修正恐怕要回到前世吧。

 


《安傑爾之蝶》說了一個長達25年的悲劇,25年前,藤太、秋雄、伊純三個國中生因為幫好賭的父親送錢,意外發現彼此家庭狀況非常相似,自憐憐人的氛圍下,三人結成死黨;並且在發現一件父親們除了賭博以外,做出的更殘酷行為之後,年輕的藤太與秋雄決定殺死這群敗類父親。

 


15歲孩子的殺人計畫能成功嗎? 成功後能躲得過法律制裁嗎? 還有什麼是他們在計畫殺人時漏掉或錯過的瑕疵? 所有的真實情況,在25年一一揭曉。令人不堪回首的往事,找上當年這些無辜的孩子,雖然現在已經是成人,卻因為對於過去生活的恨意與恐懼,沒有人能好好結交男女朋友、組成家庭,只有懷抱過去留下的傷痕,在靜靜的深夜裡嗚咽哭泣。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3.jpg

我的背一陣發麻。我覺得好無助,就放開了手煞車,向前滑行了一點,做出要離開的樣子,希望能刺激那個女人,讓她能採取行動,什麼都好,只要讓我知道她不想要我離開就行。可是照樣是一點動靜也沒有。我不情不願地又停住了汽車,因為丟下她一個人逕自離開好像不太對。可我也不想害自己涉險。

 

 

 


滂沱大雨中的林間小道,凱絲開車經過另一台停在路邊的車,隔著大雨視線模糊,彷彿是一個女子正在等待著什麼的姿勢~~也許不需要幫助吧,凱絲這樣想著,並且在隨後開車返家,哪裡知道隔天的新聞中發現,昨天那名女子在車中遇害。

 


如果當時停下車,有沒有可能女人就不會被殺死?強烈的內疚感佔據了凱絲所有心思。在這同時凱絲也發現自己身心出了異狀,她老是忘記這個忘記那個,準備送給朋友的生日禮物、家中保全系統密碼、買過又重覆再買的商品,慢慢地越忘越多,包括忘記家中洗衣機、咖啡機、微波爐如何使用,在看過精神科醫師之後也忘記例行該吃藥的時間------其實凱絲有個沒有對別人說起的秘密,她的母親在44歲被診斷出罹患早發性失憶症,母親死後她遇見真命天子馬修,兩人情投意合結婚後,她沒有對心愛的丈夫吐露實情,只為了怕丈夫因此而不願和她共度餘生。

 


忘東忘西的狀況,越來越嚴重,凱絲也遺傳到母親的早發性失憶症嗎?對其他朋友還能勉強應付過去,但無論如何也隱瞞不了每日同床共枕的丈夫,凱絲如何面對自己的生病?或者反問道~~凱絲真的生病了嗎?凱絲又會與林間小道上的被害女子牽扯出怎樣令人驚心動魄的關係呢?

 

 

 


坦白說,這次閱讀B.A.芭莉絲 (B.A.Paris) 的《崩潰(The Breakdown)》是在一種無法完全專心的情況下緩慢閱讀的,因為朋友臨時有事,要我代她玩打怪手遊(笑),因此整個白天是一邊注意打怪時間,一邊慢慢閱讀《崩潰》,因為知道自己可能會分心,卻反而閱讀得更專心,每字每句都確定仔仔細細讀過,知道來龍去脈。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3.jpg

 

故事讓我對於生活中發生的所有的事情,依然帶著期待與探索的欲望。
那你呢,你有什麼故事?
我不太敢把自己的故事和盤托出,有時候自己的故事是內心最脆弱的存在。

 

 

 


於是無論寫情寫景寫感想,作者吳大偉(吴大伟)在《人生電影院(人生电影院)》中,始終保持一種溫柔細膩的眼光看世界。正向地鼓勵讀者和自己,新的美好人事物總會出現在人們生活中,那就大步往前走去吧!

 


內地作家吳大偉於我而言實在陌生,因此上網google其人其事,~~~


2010年,吳大偉進入廣東外語外貿大學市場營銷專業。還在學校的時候,他開了一個賣二手衣服的網店,自己兼任模特和銷售 。

2012年12月3日,吳大偉作為男嘉賓首次亮相貴州衛視真人秀節目【非常完美】,此後,作為常駐嘉賓多次參與錄製節目 。


轉載自~~https://translate.google.com.tw/translate?hl=zh-TW&sl=zh-CN&u=https://baike.baidu.com/item/%25E5%2590%25B4%25E5%25A4%25A7%25E4%25BC%259F&prev=search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這座城市異常緊張、敏感,每個人都負荷了各種過量的感想、噪音、衝突,一點點外力都會逼得他們精神錯亂,照以往的說法就是「神經衰弱」,我心想,我就是那一丁點外力,我這個殺人犯的出現就是最後一根稻草。

 

 

 


閱讀德克.柯比威特 (Dirk Kurbjuweit) 的《惡鄰(FEAR)》有一大特色,字裡行間對於惡鄰的恐懼感隨著故事時間推進變得越加神經質,最後像是累積了過多能量------既憤怒又心生畏怖,情緒的壓力鍋不斷持續充滿到最後,想不爆炸也難。

 


像德瑞克一家人這樣遇見不定時騷擾的鄰居,是你或我,有何應對方法? 不知道,我是那種不喜歡衝突也不喜歡壓力大的人,會選擇搬家吧,逃到天涯海角去,了無牽掛得乾乾淨淨。說我懦弱無妨,弱弱地過日子也是一種生存法則。

 


除了書中逐漸發展的對惡鄰的厭惡感以外,《惡鄰》一書讓我思考最深的是~~「中產階級其實才是社會中的最弱勢」這個說法對或不對? 身為建築師的藍道夫出生於中產階級,長大後的社經地位也是處於中產階級。中產階級比較起惡鄰的弱勢階級來得好嗎? 在飽受驚嚇的德瑞克眼中並非如此。

 


弱勢的惡鄰居從小來自破碎家庭,長大後也沒有一技之長,靠著政府給的救濟金生活著。曾經待過社會的最底層,現在也一無所有,這樣就真的弱勢嗎? 其實不然,看在藍道夫眼中或實際狀況也真的是這樣,既然一無所有,也就沒有什麼可失去的,也就沒有什麼值得付出去保護的;「什麼都沒有」在《惡鄰》的故事中,反而變成一種優勢------不用擔心失去什麼,因為本來就沒有,所以也就沒有什麼會失去,雖然有邏輯上的部分瑕疵,但也不失為是一種觀點。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