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P8Dgu+AcL__SX354_BO1,204,203,200_.jpg

 

他是不是也像人類一樣,是不是也會感覺到她在看他?有些時候,她看著他,他也對著她看------這種情形雖不多,確實有過。這種時候她會把對他的猜測 、疑問、需要、熱情,全部輸進她的眼神裡------,畢竟,她懷胎八個月生下他,儘管害她差一點死掉------但他完全感受不到她的問詢。他冷漠、漫不經心地別開視線,轉向注意那些同伴和追隨著們的面孔。

他看到------看到什麼?

他是否還記得她------他的母親,這個名詞對他具有什麼意義?

 

 

 


性格中擁有極強大仇父仇母心態的我,很好奇自己會對多麗絲.萊辛 (Doris Lessing) 的《第五個孩子(The Tattoo Thief)》寫出怎樣一篇讀後心得。(笑)

 


我一直認為,就算有錯,也絕對不是孩子的錯,錯的是父母------他們何必生下小孩,然後希望孩子按照他們意思成長,一不如願,就怨東怨西,覺得錯都在孩子。這個世界不能這樣想著,然後繼續運轉下去。

 


特別是關於班的父母,大衛與海莉,故事背景是在保守而混亂的一九七零年代,對孩子的教養要求絕對的權威和絕對的典範,很幸運,班的前四位兄姊生來個性就服從,對父母親的教養方式不頂撞也不反抗也覺得沒必要反抗,因此,某種很想當然爾,又像是某種食髓知味,來到了第五胎,班的父母還是指望小孩都會如此乖巧。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