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age 2.jpg

 

我將小說題作「考工記」,顧名思義,圍繞修葺房屋展開的故事,又以《考工記》官書的身分,反諷小說稗史的性質,同時還因為房屋裡的人------這個人的一生時間,倘若只是奔走修房,未免太托實,也太簡單,世事往往就是簡單,小說可不是,小說應該有另一種人生,在個體中隱喻著更多數。這個人,在上世紀最為動盪的中國社會,磨礪和修鍊自身,使之納入穿越時間的空間,也許算得上一部小小的營造史。  By 作者,《考工記》跋

 

 

 


對於每年能安安穩穩讀上一本王安憶 (王安忆)的小說,我很珍惜這樣的時光,在閱讀的時空裡,作者細膩優美的文字,絕不多言的恰到好處,加上某一種與生俱來的寬宏大度性格,在王安憶筆下的人,無論古今,總沒有工於心計之人,被命運捉弄的人不多,反而相對地大家都生活得很有一些小餘裕;讀王安憶總感覺在讀前半部的紅樓夢,有景有物有好人兒,生活總是平靜、有餘時居多,寧謐而時有點小風波,但不打緊,順其自然總是會沒事作結。

 


有時候我很慶幸自己讀了理工科,所以六年級生的我,除了國中非不可的歷史以外,到了高中就沒再碰過歷史,------戡亂時期教育部版本的國共內戰後的歷史是假歷史,因為沒讀過,所以不知道,也就沒了包袱。一直要到我大學後期,因為所學也因為國家願意讓真實的歷史重現,我才從許多相關文獻和內地小說裡讀到,其實若非特定人,文革時期沒有那麼慘烈的。年輕一代作家如王安憶或畢飛宇筆下的中學生參加文革,實在也就是六七零年代、台灣更大規模一點的救國團活動而已,一群年輕孩子集體下鄉,鬧鬧玩玩也就過了。只是將身上用不掉的青春荷爾蒙努力用光而已,參加文革的孩子真的沒什麼太大的壞心眼。

 


王安憶 (王安忆) 的小說《考工記(考工记)》,藉四位年青孩子從小到老的友誼,書寫自民國38年國民黨撤退來台之後,選擇留在內地生活的人為歷史見證。既想寫大歷史,又不願拿太樣板的背景直接複製貼上,於是書中出現了上海陳家古厝,看陳家人自清朝以來前輩的開枝散葉,乃至後輩老死不相往來的親戚互動,也從古厝的各式精細雕工品評中國古代工匠藝術之美。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