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90412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Image 1.jpg

 

這是我二十這本《雲沒有回答》是我的處女作,一九九二年時書名為《但是⋯⋯某福祉高級官僚 死亡的軌跡》,到二〇〇一年改以《官僚為何選擇絕路?在理想與現實之間》出版。

二十幾歲時寫的紀實報導,二十二年後三度出版,對作者來說,實在是少有的幸褔。   by   作者<修訂版前言>

 


「沒有人的存在是為了故事或議題。我們只是像那樣的活著——生命翻滾於那些樣態的活著。我會想在電影中描繪這樣的人類,或許遠因就在於相遇本書中的這對夫婦,下意識受到了影響吧。我是這麼想的。果然,處女作融入了一切。」    by   作者<修訂版前言>
 

 

 

 

是枝 裕和的《雲沒有回答:高級官僚的生與死(いつか、あなたも) 》和前幾天閱讀的伊藤 詩織的《黑箱:性暴力受害者的真實告白(Black Box) 》一樣,其實不是小說,也不算真人記事,而是屬於社會議題。

 


而在連續兩本看似小說、實則為記錄報導社會議題的書籍閱讀過後,一個想法在我心中醞釀------社會議題終究是社會議題,如果沒有一個活生生的人用自己的生命來告訴說發生了這樣的事,如果只是一本純學理探討的社會科學類書,這個議題無法凝聚太多關注焦點。

 


所以,書名看似小說,其實是枝 裕和的《雲沒有回答 》一書的重點在討論冒號之後的「高級官僚的生與死」,而伊藤 詩織的《黑箱 》這本書的重點也是在討論冒號之後的「性暴力受害者的真實告白」。以後我不能只看書名有趣就買書,還是要先實際查一下是愛讀的小說或散文,還是這是一本企圖以溫柔書名包裝嚴肅議題的的社科類書。(笑)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jpg

 

「瘦到這樣子,美智江實在很拚啊 !」

「吃了很多苦頭吧 !」

「但,已經解脫了,可以好好休息了 !」

 


「不是的,我不想依賴嗎啡這種東西,是因為不想變成依賴嗎啡的弱者啊!」

 

 

 


讀到久坂部 羊的《有一天,你也會遇到(いつか、あなたも) 》書中這兩段話,我笑了,笑的原因是我到現在都還不能明白,如果發現癌症是在二期以前,想要拚一把活下去,我覺得沒什麼不合理的,所以堅持,所以拼命,所以要熬過非常悽慘而痛苦的各種治療,甚至服用會傾家蕩產的自費標靶藥物。

 


不過,如果已經被醫師宣判為癌症末期的病人,還要這麼拚、即便再痛也忍著不吃止痛藥,說是會成癮或變成弱者,ㄟ我到現在還是不能理解這種邏輯哪裡被成立了?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