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90409 (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Image 1.jpg

 

性暴力大大地影響了被害者的往後人生,使被害者和其家人受到長期折磨。無法痊癒的傷痕,冗長的訴訟程序,有人因無法重返職場而變得無家可歸,也有人難以從痛苦中脫身,選擇結束生命。

Mary F.Calvert拍攝的照片生動地投射出這些痛苦。

其中最令我難忘的是一名被上司強姦,並隨後自殺的女性。看到她在日記裡畫著佈滿割痕的手腕,我的身體一下子僵住了。

她在畫的一側留下這句話。
"IF ONLY IT WAS THIS EASY. "
「要是有這麼簡單就好了。」

 

 

 


因為現實生活中一再發生相同的憤怒事件,想找一本比我心情更憤怒的書來讀,於是就有了手中這本伊藤 詩織的《黑箱:性暴力受害者的真實告白(Black Box) 》。

 


問我讀完心得呢?我只能說,很慘,作者連憤怒都不大敢------也許是習慣了新聞人的中立形象,因此感覺只是中立地「完整報導」整個被性侵的過程以及之後漫長且不合理的偵查程序,缺少喜怒哀樂;也或許是日本女性被社會要求的向來內斂,所以書寫必須無法放聲哭,大聲罵;我以為可以讀到更多更深沉的內心世界,但是作者選擇了不同的筆法。這不是讀者所能控制,只能默默地把書讀完。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9.jpg

 

我不知道我應該以什麼態度活到死期來臨。

但我絕不要活得太用力,什麼戰到最後一刻之類的。

 

 

 


佐野 洋子的《死氣滿滿(死ぬ気まんまん 》日文原著出版於作者死後數月,我很愛佐野 洋子的散文,也非常理解作者的生命觀,因著與我非常相似,我很替她開心,她終於如願走了,讓想走的人早早走掉,是一件很慈悲的事。但上天不是公平對待每一個人的。

 


年初摯友的離世,讓我打擊相當大,一方面因為她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一方面也因為我們日常在談論生死之事時,她總開朗樂觀地覺得自己會長壽,我則是屬於早早就把人生行李背好想馬上離開的人------我們兩人都彼此長久這麼相信著,五年、十年、二十年就這樣過去了。去年八月她告知我,醫師說她罹癌且已轉移,差不多就還有六個月,結果她真的分毫不差,進到第六個月時,病況突然急轉直下,走了。

 


我知道她很熱愛生命,「離開世間」這類詞彙,在確定生病前,應該從沒出現在她人生字典裡,她一直有信心覺得自己會活到七老八十,然後還約定好她要照顧我------我不知道,我很無言,在陪病期間我一直想,老天為什麼不把我的壽命拿走,我要把命送給她,讓她繼續發光發熱地為很多需要的人們做很多有意義的事情。然而,某些事情就是只能空想,無法都如人願。

 


我本人是死氣滿滿沒錯,但我怎麼樣也死不了,真是想到就沮喪。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