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90403 (3)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Image 9.jpg

 

轉載自~~《人社東華電子報》

http://journal.ndhu.edu.tw/e_paper/e_paper_c.php?SID=336&fbclid=IwAR0oUte1KB4jJmw5nfvArYM-EYvQh54umer98u81IHO6I5awhuk6h3XaXRs

 

她,就是她:憶摯友 范麗娟教授—萬育維(慈濟大學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

 


如果我可以活到 80,范老師在我的生命中,佔了一半。40年的情緣難能可貴,永銘於心。今天是她的告別式,特以此文,紀念她在我心中特別的位置。

緣分從民國 67 年開始,我們一同出現在台大社會學系的錄取名單裏。她社會學組,我社工組,我們並不熟悉,年少輕狂的我們很少交談。印象中她有三個特色:嗓門大、笑聲亮、像男生的女生。這三個特色,她終其一生。

很少有人知道范老師的父親范增輝教授是早一輩的社會學家。我唸研究所的時候,「應用社會學」這門必修課是范增輝老師授課,他是第一個帶領我進入美國社會安全制度的恩師。兩位范老師有同樣的特徵:濃眉大眼,那時是民國72年的事,范老師出國唸社會學博士,我們之間各奔東西,再續前緣則是10年後。

范老師回國後,任教於高醫醫社系,因為她專攻老年社會學,而我博士論文又是老人經濟安全保障,所以在指導學生的論文上常會交換意見。她是位愛護學生、要求嚴謹的老師,她直言、敢言的個性也愈來愈鮮明。她是我認識最務實的社會學家,甚至比社會工作者更捍衛社會正義、堅持立場。

民國87年8月,我離開台北陽明大學到慈濟,她88年2月1日隨後就到。這種為了朋友兩肋插刀、義不容辭的全身投入,是我無法回報的恩情,她這麼一來花蓮,就沒離開過,整整20年。

和范老師一起工作其實很愉快。她做事乾淨俐落不拖泥帶水,快人快語、不隱瞞不計較。也因為這樣,系主任的棒子就於90年交給她。主任的位子是辛苦的,再加上她還有3個年幼的孩子,於公於私忙不過來,生活上我們彼此照顧,但工作上,有點實在幫不上忙,那是角色的問題,於是92年她轉往東華大學。

雖然如此,我們的情感仍是維持著的。當她知道我離開慈濟,尚未滿退休的年資,一直力勸和她一起到東華任教,數度她哽咽的說:「萬,別在外面流浪,我們在東華像以前在慈濟一樣」。我一直狠心的拒絕著,直到她走.....也許以後在天上再見,她還會唸著這事。

范是美食家,不合她胃口的她不動筷子,某種程度她真重口味,我們去吃火鍋,我笑她是吃沙茶,滿滿兩大碗毫不忌口,「大魚大肉才夠味」,她常這麼說,很少看她吃青菜、水果。她每次電話來一定講三句話:「錢夠不夠?有沒有吃飯?去吃飯去吃飯」,餘音繚繞,歷歷在耳,然斯人已遠去。

這幾年在東華的她是孤獨的、煩躁的、辛苦的。每次聽她訴說著委屈、不滿和抱怨,試著勸她脾氣不要急、慢一點、溫柔一點,她總是回我「學不會」。的確,從我認識她,她就是她,40 年來如一日,好惡分明、主觀強、沒有灰色地帶、不易妥協。但是,她真是個好人。

家中放著兩台除濕機,這是她去年 4 月送我的禮物,這兩天鯉魚潭濕冷,輪流運轉著.....。很,想念她。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11.jpg

 

轉載自~~《人社東華電子報》

http://journal.ndhu.edu.tw/e_paper/e_paper_c.php?SID=335&fbclid=IwAR20uZgJWAB4YMqeWEEqmA6t2HssQ25Mq3WrAt78TJmdsgS6sVck6N9uOoU

 

范爺,謝謝您帶給我們兩年的驚奇!—呂傑華(社會學系教授兼系主任)

 

 
第一次聽到范爺大名是從《質性研究》(謝臥龍主編)這本書的其中一個章節,內容是在介紹如何執行深度訪談,他寫的文章深入淺出、用字生動活潑、舉例豐富詳盡,成為我教授質性研究方法課程時的重要參考來源。那時我心中一直以為范麗娟這號人物應該是位專研質性研究方法的專家吧!

(寫)這本書…因為我們一直在叮嚀,只是學生都當成馬耳東風…基本工都不做好,隨便寫隨便拿出來,都沒有經過深思熟慮。
-摘自范爺與作者通信內容

打從范爺來社會系擔任主任,互動多了,才驚訝他現在的研究與教學不論量化、質化都在行。甚至希望讓學生的研究能力更上一層樓,即使病倒了,在病榻前還囑咐我們幾位老師要寫本書,教導學生如何做好研究。反覆讀了他寄給我們的信跟囑咐,我真要說,范爺真是位孜孜不倦的好老師。

 

 

第一次跟范爺有交集的時候,是在花蓮教育大學的時代,那時社會發展研究所入學相當激烈,得要層層通過筆試與口試。有一天,他的大學同班同學—張宏輝老師在系務會議中報告說,范爺一直打電話給他,向他推薦他的優秀學生,說我們一定要錄取這位考生。那時我心想,怎麼有這麼白目的老師,考試要公平,怎麼可以這麼明目張膽地「關切」呢? 

在你對學術認真卓越的犀利言辭中;在對弱勢階層極其關注的單純熱情時刻;在硬是不讓我付錢的餐桌上;在誤入家庭時刻被當成自己人的宅子裡,在您奮力敲擊鍵盤幫我批改論文,我卻幫忙玩貓咪的反差萌中。…謝謝您的不放棄,讓我成為今天的我自己!
-摘自Esther Huang發表於「無畏、無我:曲直向前的范麗娟教授」FB粉絲專頁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Image 5.jpg

 

「我在過去中尋找你 我在未來中等待你

但是現在 你在哪裡」

 


思念不必原因,只要一個觸動。

我是曾經擁有妳的,現在和未來我亦擁有妳,因為妳永遠駐留我腦海中,也永遠活在我心裡。
但我再也不能碰觸妳,看到妳,聽見妳,或者感覺妳。


想妳無需特別理由,快樂的時刻,憂傷的時刻,每一個平平凡凡度過的時刻,我總會想起妳。
我習慣隨時一通電話或一封電子郵件,妳就會好自然地出現。
我們聊著,開心著,感嘆著,亦或誰先說了一句什麼,然後沒來由地大笑或感傷。


從沒想過失去妳的日子,因為我以為我會先走,妳應該也做如是想吧。
所以即便知道那應該就是最後的時光了,我雖然對妳說了實話,卻選擇自己騙自己。
------妳不會走,妳只是生病了需要休養,休養好了一切也就都跟從前一樣。
------等妳身體養好,我還是每年暑假去花蓮找妳,妳還是請我吃大學旁的銅板美食。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