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封.jpg

 

世界其實是很寬廣的。

 


回頭想想,我為什麼工作到險些跳軌自殺的地步?

理由很多,但一言以蔽之。

「因為我覺得自己還撐得下去。」

就是這句話。

 

 

 


說來諷刺,我出社會的第一份正式工作內容是心理諮商,每周上班六天,絕大部分的時間,都在接聽有內心垃圾要傾吐的民眾打來的電話;我在電話中慢慢傾聽,然後瞭解和釐清對方的痛苦或煩惱所在,接著再給出一些或許可以試試看的建議;對方內心垃圾倒完了、輕鬆了,我卻還要繼續再當下一位來電民眾的垃圾桶。

 


記得當時有六位還七位社工,窮窮的民間社福機構發不出什麼好薪水,所以我們同酬卻不同工,我一個人被安排以專業度和困難較高的諮商為主,其他人則做偏輕鬆的文書工作,這樣安排的理由很奇怪~~「因為妳諮商的技巧比較好。」沒有人問過我要不要,我也以為自己可以,所以日復一日做著聽不同人在沮喪、在抱怨、在哭泣的工作。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