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象中的高醫醫社系在八樓電梯的東側,延著走廊由南到北,分別是主任辦公室、然後助教室、再來是社工、社會學、公共衛生老師的研究小間。

學生都很害怕最北邊那個加油站老師。但不知怎的,不管畢業了多久,都對他印象特別深刻。

 

4月份,各校研究所陸續放榜,同樓層西邊心理系的紅色賀單貼滿布告欄,地不夠貼了,索性貼到走廊上。醫社系,一張賀單也沒有。站在電梯口、有眼睛的、誰看了都像懂了一些什麼。

我是第一個考上研究所的,知名國立大學社會學所,正取第2名。研究所在等我去報到,我卻拿不出大學的畢業證書。

我很失望、甚至是沮喪,我那麼認真,從大二起一直在準備,沒想到,最後是因為兩個教社工的 XX (?) 刻意為難,我……就差一個大三暑假社工實習學分,因為學校規定實習學分不能暑修,我必須等到下一學年才能修。

 

 

我在妳的研究小間,想討論社會學的問題。妳卻自言自語不理我~~


這沒道理啊,妳明明可以利用七月和八月、和現在的大三學生一起實習,然後九月去中山報到的呀……更何況妳沒去實習又不是跑去玩,妳是照顧生病開刀的媽媽呀……小舫,妳別怕,我去找主任想辦法。

------主任又不認識我,怎麼可能知道我的狀況?

不知道?!我就每天都去找他說一次,說到他知道。


然後只要確認主任在辦公室時,妳就真的每天每天、低跟鞋叩叩叩、走過大半個走廊,去和主任討論有什麼方法可用。

每天親眼看一次,對您的感激就又多一分。您也可以不用淌這趟渾水的,但您選擇了當時最難走的路……您選擇了堅持保護和捍衛我的權益……

 

 

TinaRa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