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3 (12)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TinaRay讀 卡爾‧尼克森的《夏日死亡紀事》(皇冠文化 2016年 5月新書)

http://fangkuo0917.pixnet.net/blog/post/42929903

 

 

https://www.facebook.com/events/990264324384693/

快照-1  

 

 

【《夏日死亡紀事》試讀活動】


招募20位試讀評論家,搶先閱讀皇冠文化2016年5月新書《夏日死亡紀事》,閱畢後在個人部落格或FB網誌上貼出400字以上的讀後心得(使用FB網誌者需同時發表在塗鴉牆),如期繳交心得者,即可免費獲得《夏日死亡紀事》新書一本。




TinaRay 蘋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快照-1  

 

一個作家在成功的同時也就潛藏著種種危險。成功往往是靠作家的藝術個性和風格,但是所謂個性和風格很容易成為美麗的泥沼,使作家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一個作家的成功總是貼上某種新鮮的標誌,隨著時間流逝,這種標誌會褪色,失去新鮮的意義。喜新厭舊的讀者往往會產生厭煩心理,而作家不甘心輕易甩掉自己的風格模式(事實上也不太容易甩掉或者突破),許多作家都是停留原地繼續築窠的,就像鳥不肯飛離老窠。以一種固守的心態順應文學潮流。這種自我膠滯狀態 常常導致寫作障礙。避免和消除障礙的一個辦法是無所留戀,把自己打碎,重新塑造,一切都從頭做起,這很不容易,需要極大的勇氣。

障礙來自枯萎的心態。如果我使我的每個故事都不同以往,每句語言都異常新鮮,每種形式一俟成立又將其拆散,那麼我的創作會多麼富有活力,可惜的是這實在太不容易了。








自從啃了厚厚的《黃雀記》和《河岸》,蘇童筆下那些人物躍然生動地活在讀者眼前,這兩本皆是長篇小說,能綿長無盡地舖梗、聽故事,但,蘇童的中篇小說呢?




TinaRay 蘋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快照-1  

 

 

「你是從哪裡來的?」
「呃……黑天鵝綠園。」我好緊張,緊張到連吊死鬼都不知道躲到哪裡去了。這很沒道理,但就是這樣發生了。
「哪裡?」
「是個小村子。在伍斯特郡。」
「伍斯特郡?是在中部的什麼地方吧?………那麼,黑天鵝綠園是因為有黑天鵝還是綠天鵝什麼的嗎?」
「不是……那裡連白天鵝都沒有。」




大多數人都以為結巴和口吃是同一回事,但這兩種毛病就像腹瀉與便秘,是完全不同的。口吃是你講出某個字之後,無法克制的一再重複。口—口—口—吃。就像這樣。而結巴是講出一個字之後突然卡住了,「結----巴」。知道了吧,我來看狄盧太太﹙語言治療師﹚是因為結巴。




TinaRay 蘋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快照-2  

 

有朝一日,也許我們會生活在毫無交集的世界,在各自的世界生存,不再會想起我們曾經共度的時間,甚至覺得一切都是夢幻。就好像曾經每一天玩得很快樂的小學同學,現在已經有幾個根本想不起她們的名字。

但是,這一刻,我們在這裡,我們生活在一起。








前一本小路幸也的閱讀是2015年5月的《Coffee Blues:弓島咖啡事件簿﹙コーヒーブルース Coffee blues﹚》,當時被書中迷樣的幾個人物所吸引,專注在閱讀,忽略掉瀏覽小路幸也這位作家的種種。




TinaRay 蘋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快照-3  

 

這是怎麼開始的?就和所有的事情一樣,故事都是從父母開始的。

這不僅關於莉蒂亞的爸爸媽媽,也關於她爸媽各自的爸爸媽媽。很久以前,莉蒂亞的媽媽曾經失蹤,而爸爸把她帶了回來。因為媽媽最想要的是突出,而爸爸最想要的是融入。但不管是突出或融入,都是不可能的事。








《無聲告白﹙Everything I Never Told You﹚》的作者伍綺詩﹙Celeste Ng﹚有一個比較特殊的原生家庭~~父母於六○年代時從香港移民至美國,而伍綺詩則是在賓州出生,十歲那年和家人搬到俄亥俄州,生長於一個理工科氛圍濃厚的家庭,父親是物理學家,母親則是化學家。




TinaRay 蘋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快照-1

 

我納悶地想著,什麼東西是在擁有者去世後未被丟棄,而留下來的?現在我聽到了自己的回答:孤兒。




在每年春天和秋天各一次,到城鎮另一端去探訪墓園時,我都會倚著一塊溫暖的墓石,眺望著那片許多人埋葬他們父母的地方,諸多思緒縈繞心頭,尤其是成為一名成年孤兒的奇特經歷。








我一歲喪父;視我如賞上明珠般呵護倍至的祖父在我十五歲時無預警離世;二十五歲那年夏天,已經把我當成么女般疼愛的祖母也離開了;自此我知道,在這茫茫人海中,若再失去母親,那我就是一名毫無所依,飄來盪去的失根之人了。

TinaRay 蘋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快照-1  

 

不過我常常想,頭腦轉得太快的人,或擁有過人的豐富知識的人,可能不太適合寫小說。因為寫小說------或說故事------這種行為是以相當低速、並 低調在進行的作業。以實際感覺來說,速度或許比步行多少快一點,卻比騎單車慢。有人意識運轉的基本動態適合那樣的速度,也有人不適合。








有時候我常常會想放棄自己是一位『擁有25年熱愛村上春樹作品的資深讀者』的身分,強迫自己不要再去買市面上剛出版的村上春樹作品------無論是新作或舊作。




有時候我會想,如果我在20歲那年沒有遇見《聽風的歌》,不曾認識村上春樹這位日本作家,沒有鍾愛他的《國境之南.太陽之西》,心裡從未曾由村上春樹的諸多長篇小說中架構起屬於自己的平行世界時,那現在的我又會是什麼樣子?

TinaRay 蘋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快照-14  

 

編按:此篇台灣版作者序中,奧德紀先生為讀者,解釋了原書名 Nous Autres 的命名用意,Nous 指的是我們或者是同類﹙歐洲人﹚,Autres其他人則指涉他者﹙被剝削、被統治者﹚。但因為在中文裡「我們其他人」看起來會像是連在一起的集合名詞,不是我們+其他人,而是我們都是其他人。因此改以《我,們》命名,既指涉「我」、「我們」也突顯代表多數無視的他者。﹙p.7﹚








如果說美國作家瑪莉蓮.羅賓遜﹙Marilynne Robinson﹚的遺愛基列﹙Gilead﹚系列三部曲是一首溫柔細膩的抒情詩,那麼,法國作家史岱凡.奧德紀﹙Stéphane Audeguy﹚ 的 《我,們﹙Nous Autres﹚》 就是一部氣度恢弘的敘事史詩。二者雖然呈現的故事格局,全然不同,但,在我心中同樣是五顆星值得一讀的好書。




我很記得自己曾經在最近幾年中讀過史岱凡.奧德紀的另一本作品 《獨子﹙FILS UNIQUE﹚》,原因除了故事曲折好看以外,書中引用西方哲學大師盧梭在《懺悔錄》中的一句~~「我們從此也再沒他任何消息,我就因而成了獨子。」,相當令人好奇的故事開端。

TinaRay 蘋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快照-14  

 

二十年來綾辻行人所建造之奇形怪狀的殺人館共有七棟……,稱為『殺人館』系列的這七棟殺人館的共同點有三。

1.    這些殺人館的構造,都是為了殺人詭計而特別設計的,每本書開頭都附錄平面圖。
2.    故事上的設計者是住在角島青色館的異端建築師中村青司。……
3.    解決各館命案的偵探是島田潔。讀者看到島田潔三字,會聯想到什麼?是的,這是組合島田莊司的島田,和他所塑造的偵探御手洗潔之潔而來的。……

by  傅博,〈殺人館系列總導讀〉之〈因推理小說而設計的殺人館〉








說來奇妙,日本推理作家綾辻行人出版的推理小說甚多,且起始年代之久遠,我竟然還是第一次讀到他寫的推理小說,真是為自己閱讀的淺陋而感到汗顏。

TinaRay 蘋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快照-1  

 

這本書的開頭,是作為女兒的我替自己母親寫下的生命故事。當我體認到媽媽已經不再年輕,而她的記憶力也開始逐年衰退時,我選擇以這種方式來記錄自己家庭的遺產。我也希望能夠藉此了解母親過去所承受的苦難,如果她沒有經歷這些苦難,就不會有我和姊姊瓊安娜。








瑪琳娜.查普曼 (Marina Chapman), 凡妮莎.詹姆斯(Vanessa James), 黎恩.芭蕾特.李(Lynne Barrett-Lee) 合著的《沒有名字的女孩﹙The girl with no name﹚》,是一本非常容易入手閱讀的書,書中沒有任何屬於文學性質的各種敘事形式,沒有不同人的視野參入,就只是很單純地由於作者之一瑪琳娜.查普曼 (Marina Chapman) 幼年起的離奇經歷,從頭至尾地娓娓道來一個奇妙而不可思議的書。






TinaRay 蘋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快照-1  

 

死刑判決只是歇腳站------


沒錯。中原點著頭。在審判期間,一直以為死刑判決是目標,但是,當知道並不是這麼一回事時,好像反而墜入了更深的黑暗中。








熟悉我部落格的朋友應該都會發現,我在閱讀翻譯書籍時,經常是不只閱讀書的本身,我也盡可能在網路搜尋各國書封,原因無他,只是想知道,除了台灣以外,其他國家的出版社編輯或讀者,會想要以怎樣的角度來利用書封介紹這本書。




TinaRay 蘋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快照-1  

 

這就是我最後的念頭,在陪審團主席起身呈交對我的裁決之際,也就是判定我是否會聽到絞刑架地板發出嘎吱聲的那一刻,我得到了這樣的結論。就某種程度而言,判決已不再重要。我知道自己做了什麼,知道事情的始末,也知道自己用了什麼方法試圖逃脫。不論判決結果如何,審判的過程已經揭露了一切,我已從中學到了教訓:鏡中所見,未必能反映出真實。








首先,我想以個人身分推薦這本寫作措詞與故事品質都直逼六顆星的法庭/推理小說。




這本湯瑪斯‧H‧庫克﹙Thomas H. Cook﹚的《審判﹙Sandrine's Case﹚》,除了想推薦給本來就熱愛閱讀犯罪推理小說或法庭小說的讀者以外,我還想推薦給所有想讀法律系、正在學習法律課程的、或是對於法庭審判期間檢辯雙方攻防戰有興趣讀者們,一起來閱讀這本劇情緊湊且故事絕妙的好書。

TinaRay 蘋果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